学术前沿讲座(49)李晓红教授:中法文化观念下的文字与图像关系

作者: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8-05-02

主 题:学术前沿讲座(49)李晓红教授:中法文化观念下的文字与图像关系
主讲人:李晓红教授
地 点:中文堂206室
时 间:2018-04-27 15:00
 

 

201842715点至17点,中文系学术前沿讲座第55期在中山大学南校园中文堂206讲学厅举行。应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彭玉平教授之邀,著名旅法学者、法国阿尔多瓦大学教授李晓红老师为我们带来了“中法文化观念下的文字与图像关系——读汪德迈教授推荐的法国画题诗”的精彩演讲。讲座由中文系何诗海教授主持,彭玉平教授、吴承学教授、魏朝勇教授以及与本场讲座主讲人李晓红教授同名同姓的中文系李晓红老师均出席了本次讲座。

李晓红教授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龙凤文字与图像关系、中国书画造型艺术、中国近代留法艺术史、敦煌学等研究。其博士论文《神龙:中国古代龙图像学》出版后,曾获汉学界最高荣誉奖——“法兰西学士院斯塔尼斯拉斯·儒莲奖”。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李晓红先生的导师汪德迈先生、汪德迈先生的导师饶宗颐先生,都是该奖项的获得者。师门三代,膺此殊荣,实乃学界佳话。李晓红教授首先分享了她多年来的研究心得,坦承其主要研究方向的确立,是基于从小受到的家庭艺术熏陶和长期的学术研究经历。她认为诗和画、图和像是可以相通的。中国古代文字中的视觉造型、画题诗(或题画诗)包括书法体现了语言与图像之间不解的缘份。中国文化是西方文化的他者,素来被西方人认为是难以理解和神秘的。而现当代艺术在文化层面上,西方的艺术则多了许多亚洲要素,中国艺术中的西方艺术要素也是铺天盖地。李晓红教授的丈夫是知名旅法画家李中耀,李晓红、李中耀伉俪在非汉语语境中见证三十多年的东西方文化交流,认为在非汉语语境中的中国文化传播必定带有文化交流的特点,必然有冲撞、有误读、也会有新的解释,必要时需要重新定位。有感于此,李晓红教授希望就汪德迈教授在李中耀先生大海水墨作品中推荐的法国画题诗研究分析中法文化观念的异同以及分析文字与图像的关系。

1.李中耀的大海水墨作品和汪德迈教授选录的法国诗人画题诗

2009年旅法画家李中耀创作了一批水墨画,特地约请深谙中国文化的汪德迈教授为他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个展撰写前言,在前言中,汪德迈先生提出中国水墨画与西方画作大为不同。“在中国,与其说艺术源于图像或图形,不如说首先是源于书法。”中国的书法受到书写载体和工具的影响很大。为什么说中国的书法特别呢?因为中国文字与西方文字不同,西方文字源于口语,它以拼音文字的形式忠实地记录了口语的语音,即使是埃及的象形文字也是如此;而中国文字则与众不同,它并不只是对口语语音的简单标识,源于“占卜学”的它是一套更为特殊的文言语言,是真正的“表意”文字,较之拼音文字,它具有更多的象征意义。六朝时期的书法家变成了画家,书法创作有了写意的特征。苏轼《东坡题跋·书摩诘〈蓝田烟雨图〉》:“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汪德迈先生赞扬李中耀的水墨画作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不是没有“形”而是超越了形象,吸收学习西方的画法,却也在他的画中看到了中国文化的“转喻”,评价极高。汪先生作为思想家智慧地选用了十二位法国著名诗人的诗句,大胆尝试了给二十幅李中耀之现代水墨画配了诗。

李晓红教授在分析汪德迈先生所题的一首雨果关于大海的诗时,着重分析这首诗的历史背景,只有全面地了解这首诗,才不会出现误读。李教授提醒我们读诗不能先入为主,如同讨论雨果与大海的情结切忌泛泛而谈,而需要把相应的历史背景梳理清楚。因被拿破仑三世流放至孤岛,大海为雨果带来隔离和孤立,当然也曾为他带去快乐,雨果对大海又爱又恨;而并非因为雨果女儿的投水自杀,(此事晚出)。李教授也鼓励国内的学子不要害怕读原文,强调学习外语的重要性,贴近作家、贴近作品,才能更好地理解作品。

李教授一边鉴赏李中耀的《海之魂》画作,一边玩味汪德迈所题的法国诗,出身于艺术世家的她也关注到了中法绘画的异同。中国人作画重写意,法国人作画重模仿;中国画“无形”,法国画“有界”。以海浪翻出的泡沫为例,中国画家会以留白的方式去表现,而法国画家则倾向于用颜料层层堆叠出来。中国人的情感流露也与法国人不同。李教授在读诗和读画的时候很注重诗与画之间的“通感”联系,注重通过细读诗歌深入诗人的感情世界尤其是“痛感”,结合李中耀先生的画作,为我们剖析了诸位诗人如雨果、夏多布里昂、波特莱尔、拉辛等与大海的复杂情结。

2.现代西方世界的部分文字与图像游戏

讲座的第二部分,从米修为赵无极石版画画题诗的故事讲起,到分析米修的诗和画为什么会成功,李晓红教授饶有兴趣地分析米修的独特品味,又介绍米修惨痛而稍显荒诞的人生事迹,包括他的妻子在火灾中遇难,他因此用火烧自己的手腕尝试被火烧的滋味等。除此之外,米修还曾游历中国,回国后还著书提到中国文字对自己的触动。经历丰富心灵,创作反映心灵轨迹和情感寄托。起起落落的人生经历自然也对米修的创作产生深刻的影响。赵无极阅读米修的诗歌评价:每一句每一字都像在呼吸。另外,李教授还提醒我们读诗也要留意印刷的排列形式,排版风格在某种意义上也属于文字与图像的关系,其体现的风格值得关注。关于图像和文字的联系,李晓红教授还补充介绍了米修的《没有路》,这是一幅用近似拉丁字母画成的画,属于pirainte(“迷宫”)风格;常书鸿用西方的油画技巧画中国的娃娃,广告海报的英文为本来就有中西合璧意味的画作添加了冲击力,酷似现代的电影海报。总之,李晓红教授在解读文字与图像游戏时考虑得很全面,注重作家或画家的生平经历对创作的影响,注重艺术感觉和艺术冲击力,注重文字的和图像形成的艺术特点,全面考察部分与整体的细节问题,细致地阅读“文字”和“图像”之间的冲击、互动和影响,相信对于培养我们的“艺术感觉”大有裨益。

讲座尾声,李晓红教授援引汪德迈先生谈中西方绘画的差异和相互影响的评论作结,即:“西方绘画艺术追求的理想是模仿大自然,创造出来的是希望与现实最相似的形象。困难在于画出的图像是平面的,二维的,现实的空间却是三维的;画出的图像是不动的,现实里的东西是会移动的。西方绘画的整个历史都可以归结于一点,即艺术家在创造作品时是如何通过技术的发展和手段去解决体现三维空间的问题,和如何在二维平面上呈现正在运动着的‘错觉’。当印象派画家试图创造不再与现实相似的图像时,便产生了革命。这场革命被抽象艺术激化了,抽象艺术完全抛弃了形象,通过纯粹的形状和非具象色彩的组合去唤起审美的情感。”李晓红教授补充,中国抽象绘画的产生则受到两个影响,一是来自郎世宁的影响,对事物的复制,一是来自中国古代表意文字的解构或重构,它的笔画表现只有抽象的形,而没有字的含义。

在讲座最后的问答交流环节,李晓红教授还结合自身经历,回答了在场师生的关于中西方文化差异和交流的若干问题。文字和图像,不管两者如何相互影响、相互冲击,本质上或者总体上都属于艺术,艺术的核心在于创造。这大概也是李晓红教授作为一位知名学者,却难掩其艺术家的独特气质的原因。(黄晓跃)

 

1

李晓红教授在演讲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