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文谈”(沙龙)第25期:萧红生平叙述——从电影到话剧

稿件来源:中文系办公室 发布人:zhanbq 发布日期:2018-07-12

  2018年7月2日19:00,中山大学“南方文谈”(沙龙)第25期在中文堂301室举行。话剧《萧红》编剧、黑龙江大学文学院叶君教授为我们带来了题为“萧红生平叙述—从电影到话剧”的学术分享。叶君教授首先以电影《萧红》(霍建起导演,2013)、《黄金时代》(许鞍华导演,2014)等为例,对近年来以萧红为创作题材的文学、影视作品进行分析,随后结合自己十二年来对萧红生平的研究,向现场师生分享了即将于广州歌剧厅公演的话剧《萧红》的创作心得。本次沙龙由中山大学中文系张均教授主持,中山大学中文系陈林侠教授、暨南大学申霞艳教授、中山大学冯娜老师、暨南大学中文系博士后唐诗人作为嘉宾出席了本次沙龙。

  叶君教授首先对当下萧红生平叙述的现状进行了分析。在文字方面,萧红是目前传记出版最多的一位现代作家,尤其在2011年萧红诞辰100周年后呈井喷式出现。然而这些作品质量参差,甚至题材烂俗的状况也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在电影方面,叶君教授指出2013年霍建起导演的《萧红》中存在的许多与史实不相符以及理解不到位的问题,例如萧红开始创作的时间、父母及祖母形象的塑造等。更为严重的是,电影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有意制造噱头,叶君教授对于这种“消费一个女人的苦难”的行为表示愤慨,认为这是一部缺乏诚意的作品。对于2014年许鞍华导演的《黄金时代》,叶君教授首先向电影的诚意与勇气致敬,随后也指出了影片的一些问题。首先,电影名字“黄金时代”出自萧红在日本静养时写下的文字,它所出现的具体语境与电影想表达的主题存在理解错位。其次,电影立志展现萧红的一生,然而缺乏剪裁,使得叙事显得平白而仓促。此外,“元叙述”手法过于频繁的运用以及旁白推动情节发展的特点使故事支离破碎,对观众的理解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障碍。

  叶君教授认为萧红“更大的苦难不在生前,而在死后”。当下对于萧红“污名化”的理解,加之在十二年对萧红生平的研究中,所接触到的黑土地上关于萧红的原始材料,他在2010年萧红传记《从异乡到异乡》完成后,萌生了“让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真正为世人所知”的愿望。从2014年剧本的初稿完成,到2015年第一次由一群有热情的大学生搬上舞台,再到2016年与邢友江导演合作,由齐齐哈尔市话剧团倾情演绎,叶君教授为我们分享了这一路走来他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叶君教授还向我们详细介绍了话剧《萧红》几处结构上的设计。话剧旨在呈现萧红的作家形象,将《呼兰河传》与《生死场》中的情节穿插于她的人生经验之中,形成互文效果。例如开头与结尾“放河灯”的设计,既是话剧自身首尾的呼应,又是萧红人生与作品的呼应;金枝的命运与二萧恋情的展开同样形成了呼应,剧里的萧红说:“金枝就是我。”此外,为了表现萧红后期的自我和解,剧本设计为两位演员分别饰演前后期的萧红,并通过病床上萧红的回忆以倒叙的形式展开其一生。最后,叶教授表示在编剧与导演双方的具体磨合中,虽然并不是所有设计都在舞台上得以实现,但用话剧展现女作家萧红的一生,这一梦想的最终实现令他无比欣慰。

  在嘉宾、同学互动环节,张均老师首先向叶君老师“十二年只做一件事”的态度致敬,并结合自身教学与研究经验,指出大众对萧红的关注点大多集中在非文学的地方,而叶老师的努力对于扭转普遍的思维与理解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陈林侠老师在点评中则谈到影视生产过程的复杂性,影视作品往往受到资本、政治、艺术等多因素的影响,并分享了自己对于《黄金时代》的见解。萧红的人生经历引发了冯娜老师对女性创作者至今仍面临的问题的思考,正如弗吉尼亚·伍尔芙所言:“每个女人都需要一个独立的房间”,在当下这句话意味着一个女性创造者是否具有首先在现实层面上,其次是精神层面独立的能力。那么萧红命运的悲剧一方面来自于动荡的大时代下集体共同的遭遇,也来自于她自身精神上对独立的追求与现实中无法实现的冲突。现场同学们也纷纷就自己的困惑向老师积极提问。一位同学对于叶老师十二年来研究萧红生平的动力导向表示敬佩与好奇,叶老师回答到,这种热情来源于在哈尔滨接触到史料后生发的宿命感,以及对于萧红死后“污名化”现状的愤怒,他动情地说道:“我想还原大时代中一个普通的女人。”另一位来自黑龙江的同学认为在那片荒凉广阔的黑土地上,萧红的出现非常难得,而这么多年来对于萧红的研究并不够深入,她对叶老师十二年来所做的努力表达了真挚的谢意。叶老师随之分享了他在银河萧红墓凭吊的经历,墓前的一束束鲜花使他万分触动,他表示萧红能够长眠于悼念者不绝的广州是她的幸运,也算是她漂泊一生最终的归宿。在这个意义上,而这次话剧《萧红》在广州的公演可看作萧红真正意义上的“返乡”。还有一位同学结合自己的阅读经验,向老师请教:作为一部相较于《呼兰河传》略显粗糙的小说《生死场》到底好在哪里?叶老师就乡村意象“荒野”的构建与萧红天才的修辞笔法展开详细地论述,例如《生死场》中将人的生产与动物的生产相互切换的笔致等等。叶老师的回答使同学们对于萧红文学的创造性又有了启发性的思考。

  张均老师指出,对现当代作家的研究需要以最充分地占有史料为前提,若不能以此为基础,对文本的理解是很容易被推翻的。对于萧红这样生平经历相对复杂,感情生活与作品关系密切的作家而言尤其如此。叶君老师之所以能以更加独到的眼光发掘《生死场》的艺术价值,正是因为他将萧红的生平带入了对其文字的理解。最后,张均老师再次对叶君老师和四位嘉宾老师表达了感谢,并对今后叶君老师在萧红生平,文本与思想领域的研究表示期待。(撰稿:王宇辰)

沙龙活动现场
沙龙活动现场

 

参与活动嘉宾合影
参与活动嘉宾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