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陈饶纪念讲座”01 叶朗先生:从美学眼光看《红楼梦》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8-06-29

主 题:“吴陈饶纪念讲座”01 叶朗先生:从美学眼光看《红楼梦》
主讲人:叶朗先生
地 点:怀士堂(小礼堂)
时 间:2018-06-27 19:00

2018年6月27日19点,中山大学中文系 “吴陈饶纪念讲座” 第一讲在南校园怀士堂举行。“吴陈饶纪念讲座基金”由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捐资设立,以纪念他在中山大学求学时期的三位导师:吴宏聪、陈则光、饶鸿竟三先生。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叶朗先生作了题为《从美学眼光看<红楼梦>》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中文系系主任彭玉平教授主持,中文系党委于海燕书记、王坤教授、谢有顺教授、罗成副教授、柯倩婷副教授、中山大学哲学系罗筠筠教授、关键副书记和其他来自校内外的200余人参与了本次活动。

 

·《红楼梦》的悲剧性——“有情之天下”的毁灭

叶朗先生从悲剧的概念讲起,古希腊时代把悲剧与命运相连,命运不可抗拒的力量所决定的灾难性后果由个人承担,才产生真正的悲剧。虽然朱光潜先生认为中国历史上没有悲剧,因为中国古人没有命运的概念,但是叶朗先生认为至少中国从清代之后就有了悲剧,因为《红楼梦》就是这样一部伟大的悲剧。《红楼梦》的悲剧性,不在于贵族之家即贾府或四大家族的衰亡,也不只在于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的爱情悲剧,而在于作家曹雪芹提出了一种审美理想,而这种审美理想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是必然要被毁灭的,也即美的毁灭的悲剧。叶先生指出,曹雪芹的审美理想从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那里继承而来,汤显祖的审美理想是肯定“情”的价值,追求“情”的解放,他把人类社会分为两种类型:“有情之天下”与“有法之天下”,并以追求“有情之天下”为其作品的主旋律。曹雪芹深受汤显祖的影响,美学思想的核心也是一个“情”字。他的审美理想也是肯定“情”的价值,追求“情”的解放。曹雪芹在《红楼梦》开头就说本书“大旨谈情”,他要寻求“有情之天下”,要寻求春天,寻求美的人生。但是现实社会没有春天,所以他创造了一个“有情之天下”,这就是大观园。大观园是一个理想世界,也就是“太虚幻境”在人间的一个投影,同时也是一个女儿国,聚集着对爱的尊严和人的尊严的肯定,对青春少女的人生价值的赞美。“青埂峰”是“情根”,也就是“有情之天下”的象征,而大观园就是现实世界中的青埂峰,但是这个“清净女儿之境”被周围的恶浊世界——亦即汤显祖所谓“有法之天下”——所包围,不断受到打击和摧残。大观园一开始就笼罩着一层“悲凉之雾”,很快就呈现出秋风肃杀、百卉凋零的景象。林黛玉的两句诗“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不仅是写她个人的遭遇和命运,而且是写所有有情人和整个有情之天下的遭遇和命运。在当时的社会,“情”是一种罪恶,“美”也是一种罪恶,所以贾宝玉被贾政毒打,大观园的少女也一个一个走向毁灭:金钏投井、晴雯屈死、司棋撞墙、芳官出家……直到黛玉泪尽而逝,这个“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的交响曲才最后形成排山倒海的气势,震撼人心。“冷月葬花魂”,正是这个悲剧的概括,是“有情之天下”的被吞噬。在古代希腊,命运是悲剧的核心,而《红楼梦》的悲剧正是有情之天下的毁灭。《红楼梦》被命运吞噬的少女体现了一种人生理想,肯定“情”的价值,追求“情”的解放,这是一种新的观念、新的世界和美的世界遭到毁灭的悲剧。尽管宝、黛等人一直与此抗争,但最后都被命运的巨石即当时的社会关系和社会秩序压碎了,这种社会关系、社会制度在当时决定每个人的命运,是个人无法抗拒的,这也是《红楼梦》的悲剧性所在。

 

·《红楼梦》的形而上的意蕴——对人生终极意义的追问

叶朗先生认为,《红楼梦》处处渗透着作家曹雪芹对整个人生的深刻哲理性感悟,它引导读者去体验整个人生的某种意味,此亦《红楼梦》的意境,是《红楼梦》意蕴中的哲理性(形而上)的层面,也是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层面。《红楼梦》的人生感悟集中在对人生(生命)终极意义的追问——人的个体生命是有限的,而宇宙是无限的,那么人这种有限生命的存在意义何在呢?这是自古以来哲学家们思考的问题,也是自古以来的文学家、艺术家所咏叹的一个主题。《红楼梦》中渗透着对人的有限生命和人的命运的最深沉的伤感,整部小说充满了忧郁的情调。这种人生感集中体现在两位主人公贾宝玉和林黛玉的身上。宝黛二人是对生命和命运最敏感、体验最深刻的人物,他们惆怅、落泪不仅仅是感叹他们两人爱情生活的不幸,而且还出于对生命、人生、存在的一种带有形而上意味的体验。大观园聚集了一批活泼可爱的女孩子,这是春天的世界、美的世界,贾宝玉切实地体验了真实存在的“有情之天下”。叶朗先生以第19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和第30回“龄官画蔷痴及局外”为例阐明大观园中千金难买、永不再现却又永远鲜活的瞬间,说明审美体验就是“现在”,“现在”有一种“意义的丰满”。这些千金难买的瞬间,就是青埂峰,就是“有情之天下”,是宝玉这块“石头”在人间实实在在的体验。另一方面,大观园作为“有情之天下”,终究要受到种种限制——社会关系的限制和自然的限制,所以宝、黛二人都对生命有一种深刻的忧愁感,他们思念故乡、寻找故乡,而故乡是本源性的存在,回归故乡就是回归本源,故乡就是青埂峰,就是“有情之天下”。“情”是生命的本源,这就是《红楼梦》的人生感,叶朗先生认为过去没有一部小说在这么深刻的意义上提出人的本源性存在问题。

“青埂峰”是曹雪芹的人生理想和审美理想,它不是一个现实空间中的存在,但也不是遥远的彼岸,而是此岸。曹雪芹已经在人生经历中体验到有情之天下的真实存在,它就在当下,就在瞬间,当下、瞬间就是永恒。叶朗先生认为《红楼梦》不仅有“色空”观念,对于曹雪芹来说更重要的是“情”字。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意思不是“一切皆空”,而是“悟”到人生有意义,因为这个世界包含有情之天下,尽管它可能短暂的存在,但它是真实的存在,而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此,“情”就是生命的本源,所以空空道人改名“情僧”。曹雪芹是在最高意义上用“情”充实和照亮了“空”,《石头记》的价值就在于把“情”提升到最高的范畴。

叶朗先生最后总结道,人作为个体生命是有限的,但同时人有很多办法去超越这种有限,汤显祖和曹雪芹恰恰是用艺术作品进行不同于宗教超越的另一种超越。蔡元培先生在20世纪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命题,学理意义正是用审美的超越来代替宗教的超越,所以叶朗先生认为蔡先生的命题是在美学理论上对汤显祖、曹雪芹“有情之天下”的追求的一种呼应或者说一个总结。审美体验是超理性的精神活动,超越个体生命有限存在的精神活动,它面对现实生活、满足人的需要,所以汤显祖和曹雪芹“有情之天下”的理想不仅在文学艺术史上而且在思想史上都有重要意义。

在提问环节中,听众们就《红楼梦》的文化来源、如何看待老庄之“道”与曹雪芹之“情”的关系、“情”是否具有普遍性价值等问题,与叶朗先生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互动。主持人彭玉平教授与嘉宾罗筠筠教授、罗成副教授也就叶朗先生讲座分享了自己的心得与体会。最后,“吴陈饶纪念讲座”第一讲在中山大学校内外师生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撰稿:吴嘉仪) 

叶朗先生在演讲
叶朗先生在演讲
彭玉平教授(左)为叶朗先生颁赠“吴陈饶纪念讲座”证书
彭玉平教授(左)为叶朗先生颁赠“吴陈饶纪念讲座”证书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 
叶朗先生赠送著作《美学意象》等
叶朗先生赠送著作《美学意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