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讲坛105]洪子诚先生:文学史的复杂性及其解释

作者: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6-05-30

主 题:[名师讲坛105]洪子诚先生:文学史的复杂性及其解释
主讲人:洪子诚教授
地 点:中文堂206讲学厅
时 间:2016-05-25 15:00
 

 

2016年5月25日,中文系第105期名师讲坛在中山大学南校区中文堂206报告厅举行。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洪子诚先生,为中文系师生带来一场题目为“文学史的复杂性及其解释”的讲座。中山大学中文系张均教授主持了本次活动。

洪子诚先生所著《中国当代文学史》、《问题与方法》等书,已为现当代文学史研究开拓出崭新境界,而这次的讲座继续从理论和实践层面探讨文学史问题。洪子诚先生认为,对于文学史的解释,需从阐释学方向入手,这其中包括了阐释对象、阐释主体以及主客体之间的关系问题。文学史的阐释对象,既有作为文本基础的作家作品,还有与作品生产相关的背景材料。洪先生提醒大家要重视史料,要仔细体贴地去观看、了解,同时认为史料是活的、有生命力的,反对史料是僵死、固定的说法。洪子诚先生进而以张贤亮出版《绿化树》前后的事迹为例,探讨其作品生产前后关于作家经济收入、社会地位等因素对文学的影响。对于史料的“真实性”问题,洪先生提及英国文论家伊格尔顿“文学作品是孤儿”的评价,着重说明了“全集”、“原刊本”、“回忆录”内在的限度、改造及重写形式,对此研究者应保持更为审慎的目光。

至于阐释主体,洪子诚先生以知识考古学的理论视野和1958年编简明新诗史的亲身经历,说明不同阐释者作出不同历史解释的差异性。讲述之间,洪先生还道出了新老两辈学人对于挣脱历史抑或想象历史的不同选择。洪先生指出,研究者在进行历史“清理”工作的时候,一方面要承认二元对立思维的合理性和价值所在,另一方面更要思考对立的二元项在历史中不断变动、边界并不清晰的特点。在讲座的尾声,洪子诚先生引用作家王安忆“前辈是用来继承和背叛的”的话,勉励后辈学人继续努力。

下午五点,讲座结束,随后洪子诚先生接受现场听众的提问。最后,张均教授做出总结,林岗教授为洪子诚先生颁发中文系“名师讲坛”证书。(王逸凡撰稿)

 

洪子诚先生在演讲

洪子诚先生在演讲

 

林岗教授(右)为洪先生(左)颁发“名师讲坛”证书

林岗教授(右)为洪先生(左)颁发“名师讲坛”证书

 

讲座现场座无虚席

讲座现场座无虚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