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讲坛142 夏晓虹教授:晚清的“新评《水浒传》”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7-12-14

主 题:名师讲坛142 夏晓虹教授:晚清的“新评《水浒传》”
主讲人:夏晓虹教授
地 点:中文堂206室
时 间:2017-12-09 19:00
 

20171210日晚上,中文系名师讲坛第142期在中山大学南校区中文堂206报告厅举行。应中山大学中文系之邀,北京大学中文系夏晓虹教授为我们带来了题为“晚清的‘新评《水浒传》’”的学术演讲。夏教授以晚清的“新评《水浒传》”为例,考察传统资源在晚清的新生,旧学如何转化为新知等问题。本期讲座由中山大学中文系张均教授主持。

 

“西学东渐”背景下的“新评《水浒传》”

夏教授首先将晚清文人对于《水浒传》的评论放置在“西学东渐”的大背景下进行考察。当时,西方小说观念与作品大量涌入中国,引发了“小说界革命”,不仅推进了“新小说”的创作,同时也促进了小说理论与批评新规范的建立。在这种影响下,晚清文人一开始虽然延续的是传统对于《水浒传》“诲淫诲盗”的评价,但是他们的评价是放在了新的中西对立的框架中的,以《水浒传》来指代旧小说,希望效法西方来革新中国的传统小说。这种评价的改变,则与日本北村(川崎)三郎的《世界百杰传》有很大关系。在《世界百杰传》中,北村三郎将施耐庵置于世界最伟大人物的行列,成为中国唯一入选的小说家。在这份殊荣的刺激下,晚清的知识分子开始对《水浒传》进行重新评估,开始称颂《水浒传》及其作者施耐庵在文学上的独特地位。

 

从“文学之眼”到政治之眼

在夏教授看来,晚清文人对于《水浒传》的新评,首先是“以文学之眼”来对小说的观察与性质进行辨析。他们认为《水浒传》的叙事和描写“多正笔”,“多明写”,“明白畅快”,“不重复”,可做文法教科书来读。在此基础上,当时的知识分子又从政治意涵的角度对《水浒传》进行了挖掘,这种角度逐渐成为了主流,评价总体上呈现出由赞赏文学意趣向揭示政治寄托转移的趋势。比较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有:由《水浒传》是“独立自强而倡民主民权之萌芽也”推出施耐庵具有“民权之思想”;由“鼓吹武德,提振侠风”,推出施耐庵具备“尚侠之思想”,以应和梁启超在《新民说》中呼吁的“尚武”精神。

小说评论也逐渐成为作家们表达政见的一条渠道。其中,受日本传来的社会主义(即“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影响,一些评论认为《水浒传》体现了社会主义思想,比如东吴大学国学教习黄人(摩西)提出了梁山泊与乌托邦的相似之处;《申报》的主笔王钟麒认为“观其平等级,均财产,则社会主义之小说也”。还有一些文人,提出《水浒传》超前地体现了晚清当时最新的思想和时代的精神,是新学的总汇,而“新学家”施耐庵凭借其“转移社会之能力,与制造国民之知识”可以与伏尔泰、莎士比亚等世界伟人比肩。他们还褒扬了《水浒传》中的独立精神、民权思想、武德风范、民族主义,乃至于无政府理想与女权意识。

 

《水浒传》为“祖国第一政治小说”

夏教授重点分析了燕南尚生的《新评水浒传》,借此来探讨《水浒传》在晚清评论中受到推崇的状况及原因。在燕南尚生看来,《水浒》是寄托了施耐庵“平权、自由”等思想的,他先于欧洲发明了这些理念,“恐人之不易知,撰为通俗之小说”,所以《水浒传》是“祖国之第一小说也”。接着,他又为《水浒传》贴上“社会小说”、“政治小说”、“军事小说”、“侦探小说”、“伦理小说”和“冒险小说”等众多小说类型来增重其价值。为了顺应晚清预备立宪的潮流,燕南尚生还挖掘了《水浒传》中立宪政体的思想。

夏教授认为,晚清的评点者们希望通过添加了“新评”的《水浒传》,作为“输入文明”的利器,运载、传播有关立宪政体的知识。这种利用古代小说名著已有之声名与章回小说通俗之形式,以求在更广大的社会人群中普及政治常识的做法,是对晚清“小说界革命”最彻底的实践。夏教授将“新评”定义为借小说评点立言,以推动当下社会改良或政治革命的一种特殊手段,这也使它与传统评点分离开来。王今撰稿)

 

夏晓虹教授在演讲

夏晓虹教授在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