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文学之光恒亮!第一届广东省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颁奖

作者: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8-04-24

第一届广东省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颁奖,71所高校参与,收到来稿1548份,评出18份获奖作品。中文系不致力于培养作家,但从来也不排斥培养作家。



   今日下午,历时六个月、由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主办的第一届广东省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结束,在中山大学怀士堂举办颁奖典礼。据组委会介绍,在超过1500份的来稿中,有来自10所广东省高校的18篇作品分获一二三等奖。

    在颁奖典礼上,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陈春声引述习近平总书记在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优秀文艺作品反映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创造能力和水平。吸引、引导、启迪人们必须有好的作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也必须有好的作品。

1

来稿超1500份,增一倍数量评审

据第一届广东省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组委会介绍,大赛自20171023日发布征稿启事以来,仅一个月的时间截稿时间,就收到了各类来稿1548份,其中小说660份,戏剧62份,新诗、散文826份,参赛者来自广东省内供71所高校,影响广泛。

2

本来是计划三个月左右结束评审工作,结果拖到了六个月,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来稿太多。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助理、教授张均向记者介绍说,当时实际上并没有做特别大范围的宣传,但广东省内高校的响应程度有些出乎意料。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受到了如此多的投稿,让评审组成员不得不增加了一倍的数量。

这次的节奏是快了一点,以后肯定会慢慢完善。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彭玉平介绍说,通过来稿发现,许多投稿的学生并不是中文系的,而是其他专业的学生。对于这点,他说,非中文专业的学生参与到这样的大赛当中,正说明几乎每个大学生都有一颗文学之心,举办此次大赛也正是与他们的文学创作有了合拍中文系不致力于培养作家,但从来也不排斥培养作家。

3

文字表现、想象力、思想深度综合考量

根据大赛的评审规则,包括高校教授、作家、文艺评论家、资深编辑组成的评审组,对作品进行匿名评审,共进行初审、复审、终审三轮严格、客观、公正的评审,评选出18个获奖作品。大赛评审之一、《花城》主编朱燕玲介绍说。

她告诉记者,学生作品和非大学生作品没有太大的不同。它们之间的差别可能仅在于人生经验的多少,以及处理这些经验的经验。此外,评委给作品打分,评分采用百分制。我评审的时候,主要看三个方面,一个是文字表现力,一个是想象力,一个是思想深度。

4

针对此次评选作品而言,她认为,在几个类别中,相对而言,反而是一般人认为比较容易写的诗歌散文比较弱,显得创意不足。小说良莠不齐,但有挺不错的作品。而戏剧,这次给了她一个纸上的印证,看到大学生们对舞台表现的热情,有些惊喜。

大赛评审之一、作家魏微则表示,大学生的作品,具有年轻人的特质,新鲜有锐气,但相对来说也有文艺腔,学生味浓一些。世上没有完美的作品,大学生处在这个阶段,我觉得只要多写多读,像技巧、立意思想等都是在写作过程中自然而然进步的。

已准备好被争论’”

就算是在评审眼中,对每个作品的观点都是不一样的。彭玉平说,当大赛颁奖结束之后,他就已经做好了被争论的准备,接受来自各界批评的声音。没关系,每个人心里的观点都是不同的,也不可能一致。关键是自己要有一颗强大的心。

5

他认为,这种争论几乎是必然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哈姆雷特,只能通过程序的设置,尽量做到公正、客观,做到相对的公平。从评审的开始到结束,评审面对的都是一个作品的编号,大家的争论也是基于对这篇作品的观点不同。他说。

在评审结果出炉之后,还会对每个获奖的学生进行走访了解。中山大学中文系党委书记于海燕告诉记者,在价值观方面、作品立意方面,评审组有专业的评审进行审核。此外,为了能够在各个专业、各个高校起到正确的引导作用,还会有专门老师外调,了解获奖者的个人现实表现。

目前正在准备进行全国范围的大学生创作文学大赛,届时也会引起更大的反响。彭玉平说。


获奖者和文章选段

苏炜:看山中有云,看云中有山

6

苏炜,山西人,是中山大学2014级新闻学专业的学生,今年,刚好是他的毕业季。

如今的他已经基本上确定了自己毕业后的工作,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他笑着介绍说,在文字方面的纯熟,也为自己在面试时加了分,更加重要的是,觉得自己比较合适做这样一份工作。

《终点站阿里河》摘选

阿里河站很小,小到没有什么醒目的标志,如果看货的工人不提醒,我都不知道已经到了。我拿着行李跳下火车,走进镇里,沿途询问,找到二哥信里的铁路工人宿舍。那是一排二层小楼,背后也是深深的森林,楼下有晾衣服的女人,玩闹的孩子,我像做梦一样恍惚。一个有些面熟的女孩凑近看了我两眼,忽然反身撒腿跑回小楼去,边跑边喊:妈,小叔来了,小叔来了!我想起那是二哥的女儿,三年前离开山西老家时,还没长这么高。我跟在侄女身后走,突然觉得特别饿,简直快要饿死了。

这就结束了吗?并没有轰轰烈烈的结局,我有些由戛然而止带来的失落,但再一想,本来也无非是平凡人的平凡过往,平凡的出走、奔波和相聚。他在终点阿里河被饥饿追上了,也在终点阿里河彻底击败饥饿。

结束了,我到了阿里河镇,找到二哥一家。老苏说着已经抓起菜篮,走到门口。我还在盯着地图回味这条漫长的路线,外面传来他下楼的脚步声。

周楚航:观察细节,发现人性的闪光

7

他是中山大学法学院大二的学生,通过一篇散文《辣》,获得了评审的认可,被评为新诗散文组一等奖。

他叫周楚航。

写作技巧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真诚。他告诉记者,在他的认知中,似乎很多写出好东西来的作家,不一定是科班出身,同样能够创作出很好的作品。

他说,自己比较关注的是人性上闪光的地方,特别是通过一些细节之处,体现出伟大的人性,这种作品也是自己钟爱甚至去模仿的,我也喜欢在生活中,去发现这种细微的美好。

《辣》摘选

无论他说什么,无论他话里的关切与好奇多么明显,我都只是含糊地应付过去。父亲也察觉到了这种尴尬,却又在某种情感的驱动下不甘心就这样离去。随着时间的流逝,话题也渐渐减少,空气都似乎在尴尬中凝结了。他是时候得走了。就在这时,上了盘农家小炒肉,青的红的辣椒泛着油光。他仿佛看见了一线曙光,急忙地问:

那你现在能吃辣椒吗?

一时间,那一碟碟青椒炒肉、父亲一次次寂寞地吞咽、我吐出来的那一口辣椒的过往画面都涌入了我的脑海,化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拳又一拳地打着我的脑袋。我不说话,拿起筷子胡乱夹了几片辣椒,青的红的,塞进嘴里。在父亲惊讶的眼神中,我吞下了满嘴的辣椒。他没想到我会如此鲁莽地回应他,一脸慌乱,带着责备地说:

你不能吃辣就别吃,都快辣出眼泪了。

是啊,太辣了,还是不能吃。我说。

我想起父亲在家里吃得最后一顿饭,他也被呛到了,但他只是红了眼,没有像我一样被呛出了眼泪。或许是因为他当年只吃了青椒,而我却吃了更辣的朝天椒。又或许是我当年激烈的反应让他发现自己与我格格不入,为他的离开找了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借口。而我,在如今发现自己与他变得如此相像,心里甚至渴望着他的陪伴时,难免会有更激烈的反应吧。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张丹
图、视频: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陈忧子
剪辑: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高凯珅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吴一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