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系专业导读系列讲座第四讲——文学人类学漫谈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6-11-01

主 题:中文系专业导读系列讲座第四讲——文学人类学漫谈
主讲人:蒋明智
地 点: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教学楼C201
时 间:2016-10-28 14:25
 

        20161028日下午14:25,中山大学中文系专业导读学术讲座第四讲在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教学楼C201顺利举行。本次讲座由蒋明智教授主讲,讲座的主题是“文学人类学漫谈”,吸引了本校区不同院系的许多同学。

    讲座伊始,蒋明智教授先对自己的研究方向做了简要介绍,包括民俗学、民间文艺学等等。紧接着,蒋教授开始就文学人类学娓娓道来。首先,在文学人类学的渊源方面,他指出这是一种文学批评的新视角,满足了当代人文科学研究领域跨学科、多样化的研究要求。人类学起源于1516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出于欧美探索者的猎奇心理与殖民统治的需要,专门研究相对于工业技术文明而言的原始文明。在当今全球化的背景下,人类学这种研究其他文化的学科实在对地球村的构建和文化多样性的维护有着重大意义。

    进而,蒋教授提到了詹姆斯•G•弗雷泽和他的代表作《金枝》。弗雷泽从史诗《埃涅阿斯记》追溯到“金枝”在古罗马习俗中的渊源,从而进一步引出了这一习俗中带有的巫术实质——相似律和接触律,而“金枝”本身带有的神圣力量则折射出了原始信仰的万物有灵论。蒋教授评价弗雷泽说:“他为现代人心灵提供了融伦理、哲学、宗教为一体的启示录。”     

之后,基于对荣格集体无意识的解释阐述,蒋教授为我们介绍了弗莱的原型批评方法。从原型出发,在西方的层面上,两千年以来的西方文学被精炼地概括为“喜剧”“传奇”“悲剧”“讽刺”四种原型模式;而在东方的层面上,蒋教授具体阐释了“龙”原型的探讨,并提出了“龙的原型是虹,源于农业文明的天象崇拜”这一个人见解。

 

蒋教授接着又提出了其他的批评派别,包括葛林伯雷的文化诗学和沃尔夫冈·伊瑟尔的接受美学,并先后阐释了文化诗学中的“知人论世”和接受美学中的“文学虚构”的问题。蒋明智教授在讲解中多次生动地举例子、打比方,并向我们展示了他深厚的书法功力,赢得了阵阵掌声。最后,蒋教授耐心解答同学们的问题,做一些例子补充,兼以明确解释,使同学们对文学人类学和民俗学的认识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