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学沙龙第1期]贺照田:中国当代精神伦理问题与人文思考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6-12-12

 

2016年1129日,中山大学文艺学沙龙第1期在中文堂301室举行。本次沙龙以“中国当代精神伦理问题与人文思考”为主题,聚焦于1980年代影响中国大陆整整一代人的“潘晓讨论”,深入探讨三十余年来中国大陆在精神伦理方面遭遇的难题与危机。应中山大学中文系文艺学教研室主任罗成副教授之邀,本期沙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贺照田先生担任主讲,同时,中山大学哲学系吴重庆教授与龚隽教授、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学系李公明教授、中山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李桦教授、广东金融学院财经传媒系黄灯教授应邀莅临参与讨论,并在和参与活动的众多师生进行交流的环节中,将讨论气氛推向了高潮。

作为主讲者与破题人,贺照田先生首先以“关乎人文,化成天下”为引,扼要归纳并分析了“化成天下”的三种方式,并强调,无论哪种方式,均是以“关乎人文”为出发点。由此,当代人文思考的责任在于:积极修正并充实“化成天下”的传统资源,并赋予传统以富有活力的新形式。此后,他结合自己新著的问题意识,兼及对中国历史研究现状的反思,指出,“精神史”研究工作,旨在深入历史的同时,为研究者的思想本身提供反照,并在二者相互辩证的过程中,探求对历史具有穿透力和把握力的思想。贺照田先生热切地希望,更多从事“文学”研究的人们能积极培养自己的人文思考能力,投入到真正有益的人文研究当中去。

其后,吴重庆教授与大家分享了自己80年代以来的精神生命成长历程。他的谈话涉及诸多历史议题,极大丰富了大家对“80年代”的感性认识。接着,他分析了前三十年中国社会的四个特点,并指出:一方面,开启改革开放的7080年代,社会主义的传统仍保留下来;另一方面,伴随“改革”的逐步推进,人们在意义感获取方式上,逐步疏远了与前一时期的联系,以“潘晓”的苦闷为典型的吊诡现象由此产生。藉此,吴教授围绕“个体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找到安身立命之所?”这一问题,就“改革的效率”与改革过程中发生的“精神赤字”这二者间的张力进行了深入讨论。

龚隽教授则是借“潘晓”问题重思学术史。他指出,“精神史”迫使历史研究面对一个挑战:感觉、经验的要素如何进入历史与历史叙述?此问题直接关乎历史研究能否真正具备人文思考的能力。回顾自己80年代在哲学专业的学习经历,他指出了西方理念与本土经验之间可能存在的距离,为此,他提倡回到历史、重视经验的必要性。最后,龚教授以司马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及欧阳竟无“悲而后有学,愤而后有学,无可奈何而后有学”二语勉励学人,希望大家带着真切的困顿感与紧张感治学问,以生命感与体验感来扩充思想的质量。

李公明教授也十分强调“感觉”。他说:“美术是以笔画线条描绘内心的感觉。”同时,他还以20世纪被称为“入世哲学家”的经济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的学术人生为例,回应了先前主讲人与发言人的主要观点,并继续强调“生命体验”在文艺创作及学术研究中的重要性。面对贺照田先生“将思想照进历史”的研究工作,李公明教授在赞许之余,也提出“思想史如何回到现场”的问题,从而为我们理解历史研究敞开了另一视角。

李桦教授的发言充分结合“潘晓讨论”及其连带的80年代社会历史变动状况。由此,她精要分析了推动80年代末中山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成立的历史条件。回顾自己90年代以来的经历,李教授说,心理辅导希望达致的,更多是精神、伦理方面的疗愈,因此,人文思考在心理辅导工作中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她还指出,作为心理治疗脉络之一的“人本主义”与中国传统思想资源存在着有效对接的可能性,因此,她再次强调了贺照田先生在讨论之初提出的问题,即如何通过人文思考,有效转化、利用传统资源,使之切实改善当代中国精神伦理面貌。

有感于贺照田先生对“潘晓讨论”的思考,黄灯教授结合自己生活与写作的经验展开思考。她说,应当重视像“潘晓”一样认真面对自己内心苦闷的人们,重视他们所表达的感觉和情绪。学者的研究工作应关注经验、关怀现实,拥有向现实发问的能力与勇气,从而使学术思考、写作能以其敏锐和真诚的力量,感知社会、感应人心。作为教师,黄教授十分关注当前青年一代的身心状态问题,她也坦率地分享了自己对此问题的一些困惑。

在讨论互动环节中,主讲人、发言嘉宾及参与交流的师生紧扣“中国当代精神伦理问题与人文思考”的议题,结合自己的历史经验与实际感受,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不同领域的学习、学术研究等方面展开积极思考。作为本期沙龙的组织者和主持人,罗成副教授在讨论尾声再次强调,“人文”的关键在于立足人的“感觉”,人文思考应当对这些真切的“痛感”、“苦恼感”给予积极关注和有效分析。怀着对中文系给予文艺学沙龙支持的诚挚感谢,怀着对与会嘉宾和听众的诚挚感谢,他真诚地与大家分享了他对“文艺学”的理解与组织沙龙的初衷:既非简单学科导向的文艺理论研究,亦非表面跨学科的文化理论研究,而是试图更深导向中国传统本源意义上的“文”、“艺”之学。在贺老师强调的“文”之外,罗老师特别强调了“艺”的“种植”本义与西方的Culture(耕种、文化)相通,由此“六艺”所代表的诸种创造性能力连带着对一种“完整之人”的内在丰富性理解。在他看来,本期文艺学沙龙看似是一场“跨学科”的讨论,但实际上,与会嘉宾却并非以某一“学科”代表的身份参与交流。他们的身份毋宁说是对中国当代精神伦理问题保持整体性人文关注的思考者,且在实际讨论过程中,他们都充分表现出丰富而有热度的思想力。同样地,人文研究固然需要向不同“学科”处汲取营养,但真正的人文研究者应有能力将它们有效转化、融合,带着扎根于现实与历史的生命感,带着真切关心人的反思意识,去关怀、观照我们的历史和现实。

在这个意义上,本期沙龙正是一次回归中国脉络与传统本源意义上的“文·艺·学”的思想盛宴。

 

 

3

沙龙活动现场

 

嘉宾合影,从左至右依次为:吴重庆教授、龚隽教授、李公明教授、贺照田研究员、黄灯教授、李桦教授、罗成副教授

 

(梁苑茵 撰稿,覃东丰 摄影)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