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学沙龙第3期]苏宏斌:印象派绘画的现象学阐释

作者: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6-12-15

 

2016年12816点,中山大学文艺学沙龙第3期在中文堂702室举行。本次文艺学沙龙,应中山大学中文系王坤教授之邀,浙江大学人文学院苏宏斌教授为我们带来一场题为“印象派绘画的现象学阐释”的学术演讲。苏老师运用现象学的理论,游刃有余地为我们解析印象派绘画,在场20余位师生听得全神贯注且津津有味,并积极参与讨论。本次沙龙由王坤教授主持,陈林侠教授和罗成副教授作为嘉宾出席了本次沙龙。

诡异的印象派画家:“专和自己过不去”

苏宏斌老师认为,如果我们观察印象派画家的行为和动机,就会发现某种诡异与自相矛盾:首先,印象派画家追求对事物的忠实把握,事物对你呈现出什么样子,你就描绘出什么样子,拒绝任何成见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印象派画家又承认事物显现出来的样子和事物本来的样子是不同的,即自己的印象是主观的。何以同一种绘画会在纯主观和纯客观之间摇摆呢?其次,印象派画家总是热衷于对事物跃动之美的瞬间性把握,但这种钟爱无疑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如果你关注的是事物的瞬间性状态,这个事物本身在变,而你对它的印象也在变,同时你还要把这个印象呈现在画布上。三大难题,层层滞后,无论如何都让人觉得印象派画家对瞬间性把握的追求不过是水月镜花,难以实现。但是苏老师的运用现象学,但又不局限于现象学的方式展开层层解剖,让我们一窥印象派绘画之堂奥与奇妙,我们会惊讶地发现——印象派画家竟然成功做到了!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又何以他们如此会热衷于这种看起来根本达不到的事情?

开启新思路:绵延的时间意识

这一系列矛盾的产生,可能正是源于我们认知方式的错位。因此,苏老师首先引导我们反思我们固有的认知方式,以回答如何让不可能成为可能。他首先引入一个现象学特有的概念:“时间意识”。传统的看法是把时间和运动联系在一起,并认为时间是客观的。但是到了康德这里,时间有了主观和客观之分。现代的时间理论也逐渐关注主观时间。而后,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提出了“意识流”的概念来描述人的意识,这虽不涉及时间,但却为我们理解主观时间奠定基础。随后,柏格森把威廉·詹姆斯的心理学研究引入了时间哲学,提出“时间是绵延的”的观点。这种观点的突破性在于:在以往我们所认识的客观时间里,时间是由一个一个瞬间组成的,这个瞬间到了,而后又立刻消失了。但是在主观时间里,不同的瞬间的体验会交织在一起,你过去瞬间的体验,对你的当下也许还会发生很大的影响。时间成了一条绵延的河流,虽是由一滴滴水组成,但你却无法分清这一滴水和那一滴水,因为它们相互渗透、连绵不断。

据苏老师介绍,在此基础上,现象学提出了“时间意识”的概念。这个概念强调任何一个时间对象都是通过一定的时间意识被建构的。胡塞尔正是关注时间对象是如何在人的意识活动中被建构的。以一段乐曲为例,按照一般的观点,一段乐曲是由相互独立的音符构成的,但我们听到耳朵里,它代表的不是一个一个相互独立的音符,而是构成了一个整体、一段完整的音乐。也就是说,这样一个时间对象,它是在一个艺术行为中被建构的。一旦被构成后,它不再是一个个孤立的音符了,而是相互联系的链条。在这个过程中胡塞尔的一个基本发现是“感知的滞留”。这是相对于他的老师布伦塔诺提出来的。布伦塔诺认为时间经验是由三种心理活动构成的。当你听到第一个音符的时候,这是一个感知,然后你接着听下一个音符,你刚才听到的那个音符就转化为回忆,而你在听这个音符的时候,你对下一个音符有一个预期,所以“感知、回忆、想象”是布伦塔诺认为的时间经验中包含的三要素。但是胡塞尔认为这并不能解释“时间是绵延的”的问题。因为一旦有三种不同的意识行为,就意味着有转换,而转换就意味着有中断。所以胡塞尔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只有“感知”。胡塞尔提出,当你在听第二个音符的时候,你对第一个音符的感知在减弱,但并没有消失。同时你在听第三个音符的时候,你已经在预先感知第三个音符,这种“预先感知”是“有待被充实的感知”。也就是说在同一个瞬间,出现了三个时间的维度,苏老师认为,这才成功解释了“为什么时间是绵延的”的问题。

至此,苏老师通过介绍胡塞尔的时间学说,旨在说明何为“时间意识”。所谓时间意识就是意识到,一个时间对象,它并不是纯粹的观念,而是通过我们的意识行为被建构起来的。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理解到:何谓时间?时间既不是客观的也不是主观的,而是一种意向对象,这个对象既是一种客观存在着的事物的运动和演变对我们的显现,在这个意义上,它是被记录的;但同时也是通过我们意向性的意识行为被建构起来的。这正是意向性理论的精髓。意向性理论强调,意向对象是第三种存在——意向对象既是对物象的一种忠实的显现,同时也是意识的能动的建构。印象派的绘画正是一种意向对象,从这个意义上,印象派绘画摇摆于主客观之间的诡异才变得可以理解,也使得要把瞬间性景观呈现在画布上成为可能。

画布的技艺:如何在空间维度中引入时间维度?

苏老师指出,印象派绘画堪称现代艺术的开端。印象派画家之所以热衷于事物跃动之美的瞬间性捕捉,正是他们潜意识感知到了现代生活的特点——变动性。开启自工业文明的现代生活,生活节奏不断加快,城市景观日新月异。于是,事物表面那种跃动的、不断变化的色彩图景成了印象派画家所热衷的对象。但是如何把瞬间性的景观呈现在画布上?瞬间性是时间的维度,也就是要在空间维度的画布上引入时间维度,这个难题如何解决?

如我们所见,印象派画家在画布上给出了精彩的回答,而苏老师则对此做出了精彩的解读——在一定意义上,对象的确在不断变化,但也并非所有的对象都是瞬息万变的,或者说只有对象的某些方面才是瞬息万变的。比如,一个对象的形状是相对稳定的,但它的色彩是在变化的。同一种色彩,在室内是一种样子,在室外又是另一种样子,尤其是在强烈的光线下,事物在与其他事物色彩的交相辉映之下,更是千变万化。因此,色彩相对于形状是更具变化性的。而时间维度介入的奥秘就潜藏在色彩的挥洒涂抹上。

从一定意义上讲,所有的绘画也都可看作是一个瞬间状态的描绘。但苏老师指出,这只是一种假象。因为传统的画家对于对象所包含的时间维度是有意识加以忽视的。传统画家在作画的时候,是先通过事物的线条和轮廓来勾勒它的形状,而事物的形状和轮廓是相对稳定的,这是这个事物的固有样貌。而后,他又如何定位颜色呢?他只是把事物的固有色填充进去,并且,色彩的变化也只是通过明暗来处理。也就是说传统的画家认为,事物无论处在或快或慢的运动当中,它的形状、色彩都是固定不变的。因此,哪怕传统画家截取了一个瞬间,他也只是刻画出了它的空间性,并没有刻画出这一个瞬间里,时间的运作。

相反,固有色对于印象派画家而言是没有意义的,更重要的是事物在这一瞬间呈现出来的样子。比如传统画家眼里女性白里透红的脸蛋,到了印象派画家那里会可能出现扎眼的绿色块,正是因为在这一瞬间绿色的帘布映射在模特脸上,而印象派画家忠实地呈现出来,哪怕这并不符合我们的审美。

何谓固有色?苏老师以巧妙的例子进行解释:例如白色的杯盖,这是一个开端像,然后你对它进行变更:白色的衣服、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水壶……在变更的过程中,你就会发现这是你说的是“笼统的白色”,因为当你仔细看杯盖的时候,你才发现,白色本身是有深浅变化的,但是你在变更的时候却忽视了这种色差,什么纯度的白色对你来说无关紧要,这个时候你把握的就是白色的固有色,就是白色本身。

所以,当印象派画家把色块打碎,把各种颜色不规律地聚合在一起,不给你画固有色时,在这个意义上,就还原了你原先观察时的时间维度,但如果这个时候你还停留在固有色的认知中,就反倒会觉得怪异了。

印象派绘画的局限性

苏老师强调,现代艺术的阐释只是作为他的整个理论建构的副产品,因此他的分析也就没有仅仅停留在印象派绘画的解读上,而是试图做到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的把握。苏老师指出,由于印象派绘画过分追逐变异之美,反而丧失了永恒之美,这使得它虽具开创性,但却在短短20年之后被迅速超越。印象派画家以其敏锐的感知捕捉到现代性的变异之美,却也遗憾地迷失于这瞬息万变的洪流中。如何在短暂、分裂、变化之中依然能够把握住永恒——这是艺术家的使命,同样也是对活在现代生活中的芸芸众生的拷问。 

交流与总结

听完苏老师精彩的演讲,同学们仍感意犹未尽,希望苏老师能就PPT上的一幅印象派绘画进行具体解读。苏老师以细腻的分析方式,引导大家的目光再次充分具体地感知了印象派绘画中,如何以斑斓细碎的色彩对时间维度的把握。而后,苏老师还就摄影技术在时间维度上的把握与绘画艺术进行对比,指出其优势与局限性。

最后,王老师的总结让本次妙趣横生的沙龙进入尾声。王老师总结说,西方的现代画的解释和现象学美学问题是两大难题,但苏老师的讲演,以精练的语言、生动的比喻表达了深奥的理论,让在场师生获益匪浅。同时也指出,苏老师之所以能够对西方绘画进行游刃有余地解读,正是把握住了其背后的本体论问题,这是理论研究者需要学习的地方。

(陈欣婕 撰稿,杨尧钦 摄影)

 

3

沙龙活动现场

 

嘉宾合影,左起:罗成副教授、陈林侠教授、苏宏斌教授、王坤教授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