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系专业导读系列讲座第十讲——鲁迅、郭沫若“笔墨相讥”史实考论

作者: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6-12-12

主 题:中文系专业导读系列讲座第十讲——鲁迅、郭沫若“笔墨相讥”史实考论
主讲人:刘卫国
地 点:珠海校区C201
时 间:2016-12-09 14:25
 

        2016年12月9日下午2:25,,中文系专业导读系列讲座第十讲在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教学楼C201顺利进行。本次讲座由刘卫国老师为我们讲述了一段民国“八卦史”,并由此观照民国新文学批评生态。

        一开始,刘老师先给我们介绍了学界关于这场论战的主流看法:认为郭沫若攻击鲁迅言论过火,而鲁迅对待郭沫若则是仁者风度、长者胸怀。(张家康:《郭沫若为什么与鲁迅失之交臂》,《人民政协报》2011年7月28日B3版。)刘老师表示自己对这种观点一开始也是持赞同的态度,但后来产生了怀疑,便有了一番重新的考证,得出了不同的看法,并由此对新文坛的批评生态问题做一个侧面考察。

        刘老师先介绍了鲁迅与郭沫若笔战的三个回合。第一个回合由郭沫若的一篇《文艺战线上的封建余孽——批评鲁迅的〈我的态度气量和年纪〉》 挑起,在这篇文章中,郭用词凶狠,给鲁扣了三顶帽子:“封建余孽”、“二重反革命”、“法西斯蒂”,鲁迅自然不服,在燕京大学国文学会演讲《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犀利地嘲笑了创造社的革命文学观念与创作,把矛头指向郭沫若,批判其《一只手》,第二回合由此展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鲁迅先生把《一只手》的内容复述错误,指责也不能成立;后来鲁迅先生相继《我和<语丝>的始终》、《上海文艺之一瞥》等文章中批评创造社,郭沫若先生也发表《眼中钉》、《创造十年》等文回应,此为第三回合。 

        接着刘老师为我们分析了两人论战的心理动因:鲁迅与郭沫若为何不能和平相处,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笔墨相讥”呢?刘老师认为,主要是因为两人对对方的观感不佳,又有文人相轻的心理。鲁迅的观感:根据高长虹的转述和鲁迅的自述,可以推断,鲁迅之所以看不起郭沫若,是因为郭沫若太“骄傲”,“神气十足”,鲁迅看不惯别人“骄傲”,见不得别人“神气十足”。鲁迅或许多少有点导师情结,希望年轻人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言听计从,而看不惯年轻人“骄傲”、“神气十足”,“态度轩昂”。而郭沫若作为创造社的创始人之一,认为“创造社这个团体一般是称为异军特起的。因为这个团体的初期的主要分子如郭、郁、成、张对于《新青年》时代的文学革命运动都不曾直接参加,和那时代的一批启蒙家如陈、胡、刘、钱、周,都没有师生或朋友的关系。”“文学革命是《新青年》替我们发了难,是陈胡诸人替我们发了难,陈胡而外如钱玄同,刘半农,鲁迅,周作人都是当时的急先锋,然而奇妙的是除鲁迅一人而外都不是作家”郭沫若对《新青年》一代也是看不起,甚至有蔑视之意。

        分析完两人心理动因后,刘老师又带领我们由此一窥当时的批评生态:打笔战成为“新常态”,而且骂得理直气壮,暴戾之习盛行,话语暴力诞生及迅速滋长,这种批评生态一旦形成,批评家个人即使想抗拒,也往往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只能随波逐流。刘老师指出,这样的生态来自批评规范的欠缺,这是现当代文学批评的通病。

        最后,刘老师用鲁迅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这篇文章中的一段话为这场论战补充了一个圆满的句号。鲁迅这段话中透露出,自己和郭沫若虽曾“笔墨相讥”,但“决不日夜记着个人的恩怨”,可以说,鲁迅用此文为两人“笔墨相讥”事件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鲁迅的这种态度,是值得后人学习的。如果批评家都能以这种态度为榜样,从自身做起,恶劣的学术生态不难得到清理和改善。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