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知名作家叶兆言谈大学生写作: “反模仿才是最好的模仿”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8-04-24

     南都讯 记者贺蓓 实习生崔艺慧 22日,首届广东省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颁奖典礼在中大怀士堂举行。18个获奖作品从1500多份来稿中脱颖而出。颁奖礼前,三位知名作家座谈“我什么写作”。知名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叶兆言认为,“反模仿才是最好的模仿”。他认为,写作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没有“柏林墙”,“最怕是你找不到反抗的对象,写重复比写坏要糟糕得多”。

三位知名作家现场谈写作,从左至右分别为谢有顺、叶兆言、张悦然
三位知名作家现场谈写作,从左至右分别为谢有顺、叶兆言、张悦然。

“写重复比写坏要糟糕得多”

颁奖典礼前,三位知名作家现场对谈——我为什么写作。知名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叶兆言现场分享自己曾经历过5年不停写作不停退稿的经历。在他看来,写作就像谈恋爱,没感觉就分手,但5年退稿后,反而觉得好像可以结婚了,从此一直在写作路上走下去。“很感谢这五年,我突然发现我特别热爱写作。”他用自己喜欢的“真正的作家是拦不住的”激励学生坚持写作,让写作融入生活。

张悦然可能是最早成名的80后女性作家,没被退稿过,但在新加坡学计算机时,也曾经历想放弃写作的不愉快。“要放弃时才知道自己有多渴望和需要写作。”她认为,大学是可以自由读书的最好时光,大学生应多读一些伟大的作品,对写作有特别大帮助。她同时建议,读书应从细节入手,沉到小说更深层面,用联想、比较等方式,摆脱仅作为故事层面读者的角色,进入更深层面,这样小说才能陪伴终身。

谈及写作建议,叶兆言认为,年轻人写作没办法回避模仿,但机智的写作者会考虑“反模仿”。“‘反模仿’才是最好的模仿”。他认为,写作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没有“柏林墙”,因为不让写的地方可能是容易成功的切入口。“最怕是你找不到反抗的对象”。叶兆言建议去写与流行不同,与大家都认为好的不一样的东西。“写重复比写坏要糟糕得多。”

张悦然则建议年轻人可以拿熟悉的命题找完全不一样的入口表达,让它呈现全新的面貌。

9
新诗散文组获奖者。

18个获奖作品从1500多份来稿中脱颖而出

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陈春声在致辞中说,为繁荣广东省文化事业,为青年大学生文学创作提供一个自由开放的平台,引导青年学生投身文化事业发展工作,中山大学义不容辞,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责无旁贷。

本次大赛由中大中文系主办,旨在提高广东省大学生参加文学活动的热情,进一步激发大学生对文学写作的兴趣,培养学生对于文学的爱好,增强文化自信,传播中华文化并促进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

自2017年10月23日发布征稿启事以来,共收到各类来稿1548份,其中小说660份,戏剧62份,新诗、散文826份,参赛者来自广东省内共71所高校,效果显著,影响广泛。

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彭玉平认为,中文系不一定致力于培养作家,但一定要致力于养护文学之心。“如果你的文学之心不小心弄丢了,一定要想办法找回来。”

根据大赛评审规则,大赛组织高校教授、作家、文艺评论家、资深编辑进行匿名评审,进行了初审、复审、终审三轮评审,评选出18个获奖作品。中大法学系大二学生周楚航的《辣》获新诗散文组一等奖,中大新闻学生苏炜的《终点站的阿里河》获小说戏剧组一等奖。此外暨大、华师、广大、广财、香港中文、五邑大学等在内学校的相关作品获二、三等奖。

8
小说戏剧组获奖者。

谢有顺:大学生写作最需克服的是学生腔

获奖者周楚航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已坚持写日记两年多。他说,写作让他能和自己对话,是审视,是叩问,是幻想,是展望。苏炜的题材关注苦难,在他看来,虽然自己这一代没有经历过很多苦难,但用自己的眼光去回观上一辈人的苦难,似乎别有洞天。写作上他有自己的小野心,想为平凡人树碑立传。

大赛评审、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对南都记者说,获得一等奖的两个作品有独特视角,描写人性细微,在语言上文学性强,学生腔痕迹相对少,是胜出的重要原因。“一个人的创作有没有走向成熟最大的标志之一,就是有没有脱开比较幼稚文艺的学生腔,有没有真正用文学的语言在创作。”

与社会作品相比,谢有顺认为,大学生的创作自由奔放,多数有一个潜在的“我”作为叙述者,表达真实的自己,多描写生活经验。他建议,大学生写作最需克服的是学生腔,同时要克服过于迷信时髦、潮流、新的语言。“这种语言还没经过时间的淘洗,太时髦也可能成为它的缺点”。要充分展示汉语之美,不是古典意义上的美,是语言的韵味、表现力、现代感等。

 

图片由中大中文信宣部提供

编辑:黄艳华

原文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