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系学术前沿讲座76 梁展研究员:海德格尔《黑皮笔记本》中的历史、艺术与国家

发布人:jiangrt 发布日期:2019-09-29

    2019923日晚,中文系学术前沿讲座第76期在中文堂912会议室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梁展研究员应邀为我系师生带来了题为《海德格尔<黑皮笔记本>中的历史、艺术与国家》的精彩讲座。本次讲座由罗成老师主持,参与此次讲座的还有中山大学中文系吴晓佳、刘昕亭、林峥、杨水远、丁文俊等老师。

 

一、存在问题中的民族(folk

    《黑皮笔记本》是海德格尔从1931年到1951年所作笔记,主要因为其中关于反犹主义的言论,而在海德格尔研究界充满争议。梁展老师首先梳理了海德格尔与纳粹由来已久的纠缠,同时介绍了西方世界对海德格尔的批判与继承,进而描述了《黑皮笔记本》的出版状况以及相关事件。梁老师认为,海德格尔在《黑皮笔记本》中关于民族(folk)的思考,是从《存在与时间》开始的。海德格尔认为人是在时间中的此在。存在是使存在者显现的东西。存在不能筹划自己的存在,而此在可以筹划,这就把时间和世界引入自我的规定性,历史也就显现出来了。而海德格尔后期思想发生了一个转换,他放弃人的主体性直接进入“存在如何发生”。海德格尔与传统哲学产生了根本差别:不追求存在者的物理性质,而是追问这个故事如何显现出来,这是“诗性的开端”,通过诗性的筹划使存在物显现出来。进而,民族是对存在的庇护和掌握。人是在共同体即民族中寻求个人,完满的本真性的发生是居于民族共同体中的此在。而此在本质性的个体化就是民族及其伟大的个人,也就是其在《德国大学的自我主张》所提到的“领袖”。“此在”的民族转向,是海德格尔应对现实的政治危机所作出的哲学上的反思和行动。

 

二、艺术作为存在发生的奠基环节

    梁展老师认为,1935年的《艺术作品的本源》涉及到海德格尔为什么从存在物到存在的思考转变。梁老师试图结合这个时期的《黑皮笔记本》来理解艺术问题。《艺术作品的本源》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让存在者自行展开?首先反对传统的美学观念,即模仿论。与黑格尔质疑艺术的“艺术终结论”不同,海德格尔要追问的是,艺术不再是真理发生的方式吗?艺术还能不能够使我们精神提升、历史发生?海德格尔认为,艺术是真理本真的发生方式。他借助梵高的《农夫的鞋》来说明这个问题。鞋出现在林间空地,周围一片黑暗。而人只能把握物所呈现出的那一面而已,而农鞋是如何呈现在农夫的世界中正是真理发生过程。然而,去蔽和重新遮蔽的过程是同时的。去蔽的过程是呈现给我们的,而重新遮蔽的过程我们却不知道。因此,自然物不是想当然地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随着物出现在人的世界中,人的世界也随之敞开。物的世界开启了人的世界,即海德格尔“天地人神四面聚合”。艺术的作用就在于保留了真理的发生过程。“此在的世界”被揭开,艺术承担了开启了历史未来的重任。历史的民族是在艺术所达成的真理中开创民族和国家的未来。

 

三、反犹主义作为存在发生在海德格尔思想中的位置

    进而,梁展老师梳理了黑皮笔记本中的反犹主义言论及相关争议。德文命名“黑皮书”带有贬义意味,这个命名就把海德格尔钉在了纳粹主义的耻辱柱上。海德格尔全集的编者冯·赫尔曼则辩护,这只是随时记录他的所思所想的“笔记本”。彼得·特拉夫尼在《海德格尔与犹太世界阴谋的神话》中认为,在海德格尔看来,犹太人是无家可归的、世界公民主义的生活方式,他们正在发动世界层面的无法把握的战争。海德格尔将近代欧洲的问题都归因于犹太人的阴谋,特别是现今的一切弊病都因为科技发展,技术是对于自然的算计,人们过于把存在物当回事而不思考存在的发生,这源于精于计算的犹太人本性,亦即空洞的理性,而非诗性的筹划。梁老师认为,在海德格尔这里体现出另外一种区别于西方资本主义道路的选择,即返回古希腊,返回诗性的思维,这是二战时期德国的主流意识形态,而这也是我们今天仍然需要去反省的意识形态。

 

四、交流与总结:研究者的姿态

    有同学问道,能否基于海德格尔的哲学思想把他从政治污点中拯救出来?梁展老师认为,我们的研究还是要将思想与研究对象的现实政治和个人生活结合在一起。我们不能简单地对他进行历史辩护,研究者不是海德格尔主义者或者其体系建构者,我们关注的是他说了什么以及他的思想产生了什么后果。

罗成老师总结,梁展老师将《黑色笔记本》与《艺术作品的本源》的结合,并运用思想史的方法,与纯哲学的方式不同,是从历史语境中去理解对象,这一点很有启发性。最后,这场极具理论深度的精彩讲座在大家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王婧怡,文艺学18级硕士生)

 

 

 

讲座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