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讲坛177 华学诚教授:学科史视域下的文献语言学

发布人:zhanbq 发布日期:2019-04-04

  2019年3月28日晚,中文系名师讲坛第177期在中山大学南校区中文堂301会议室举行。北京语言大学、上海大学双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华学诚先生应邀担任主讲嘉宾,以“学科史视域下的文献语言学”为题作专门演讲,中文系陈伟武教授主持本次讲座。

  华先生首先从学科发展史角度介绍了文献语言学的发展,指出语言文字学在中国历代学科体系中的位置。古代“语言文字学学科”萌芽于先秦,建立于汉代,随着东汉魏晋时期声韵学的兴起,以文字学、训诂学、声韵学为基本学科内涵的独立学科就已经形成。华先生认为,中国古代学科体系所显示的“小学”,并非完全附庸于经学的学科,虽然解释经典文献一直是其基本任务,却并不是它的全部任务。一方面,在语言文字学科建立的汉晋时期就已经出现了不少真正的语言文字学研究专著,这些著作都不为特定经典文献服务,已经具有了语言文字学研究的性质;另一方面,中国历代语言文字学既有专门研究具体文献中语言文字问题的注疏著作,又有基于经典文献而又超越某一文献专书去探究语言文字自身问题的专门著作。在此基础上,清代“小学”硕果累累,奠定了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基础,在当代中国语言学研究中,仍可看到清代小学影响的痕迹,语言学的发展,历史语言学、比较语言学的形成并不完全是西方学者的功劳。民国时期章黄学派文献语言学中的“演绎之法”,是乾嘉学派“理必之学”的传承和发展,章太炎先生推动了中国古代语言文字学走向现代语言文字学。

  文献语言学在中国的历史文化环境滋养下得到发展,然而随着近代西方学术体系的进入,中国传统人文学科体系面临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华先生指出,在国家学科体系的重建上,无论是中国古代语言文字学,还是继往开来的章黄学派,都没能获得机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具有浓郁文史传统和文献考据传统的文字、音韵、训诂等历史悠久、学术生命力旺盛且最具有中国特色的学科,尽管在现实生活中和数学、物理、哲学一样,几乎时时处处都在发挥作用,在现行学科分类体系中却找不到独立的位置,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华先生简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对于文献语言学作为学科名称论述的各家观点。“文献语言学”作为学科名称,是陆宗达先生在吸收黄季刚先生思想精华的基础上提出来的科学概念,“文献语言学”在陆先生的表述里是有变化、有发展的,先后分别指广义训诂学、传统语言文字学、当代汉民族语言学的一个学科。陆先生还总结了研究文献语言学的指导思想:“从文献语言材料出发;以探讨词义为落脚点;以《说文解字》为中心;重视继承,建立适合汉语特点的汉语语言学;面向现代社会、重视普及和应用。”其后吴孟复先生、郭在贻先生和罗邦柱先生也提到过这一概念。华先生还详细讲解了冯胜利先生论及“文献语言学”的两篇论文,论文正面阐述了陆先生的“文献语言学”,认为文献语言学是从结构的角度来解释词义和句意,是从结构的高度来整合和发展传统语言学中文字、音韵、训诂等学科,使之发展为“结构语言学”之分科学术。

  最后,华先生在既有研究的基础上,阐述了他对“文献语言学”的定义和解释。近年来,华先生举办“文献语言学国际学术论坛”、创办《文献语言学》集刊、开设“文献语言学系列讲座”等学术实践,都体现了学界对“文献语言学”学科的重视,“文献语言学”应当与重视研究“口说的词”、重视研究表音体系的现代汉语语言学相互映衬,共同完善关于“汉民族的语言”的科学理论体系。华先生如是定义“文献语言学”:“文献语言学是立足于海内外传世文献、出土文献,综合运用文献学、传统小学、现代语言学的理论与方法,旨在解决文献中的语言文字问题、研究语言文字的结构规律和演变发展规律的一门中国历史语言学科。”并详细讲解了文献语言学的性质、内涵、外延和特色,指出从现行学科体系看,文献语言学是一个交叉学科,跨学科的研究往往能带来新的发现,新的进步。

  讲座结束后,在场师生向华先生提问讨论,问题主要集中于对文献语言学理论的理解和阐释,以及对华先生所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古代方言学文献集成”的关注。华先生耐心对在场师生的提问作出回应,介绍了自己目前主持的项目课题的进展,鼓励大家积极投身到文献语言学的建设中来。

(撰稿:林颖,18级汉语言文字学硕士生)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

 

 

华学诚教授

华学诚教授

 

 

颁赠证书

陈伟武教授为华学诚教授颁赠“名师讲坛”纪念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