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讲坛18 林少阳教授:斯文在兹——百年中国“文-学”思想三人谈

发布人:zhanbq 发布日期:2019-01-17

  20191219点至21点,中文系文学讲坛第18期在中山大学南校园中文堂206讲学厅举行。2019年,是中国近代著名思想家、革命家、学者章太炎先生诞辰150周年,同时也是五四文学百年诞辰,具有特殊的历史纪念意义。东京大学的林少阳教授为中文系师生带来了题目为“章太炎的鼎革以文与文学复古:章鲁合论”的精彩演讲,同时,中山大学中文系彭玉平教授林岗教授也参与了本次讲座,并围绕章太炎、王国维、鲁迅等人物,与林少阳教授展开了充满智慧的对谈。本次讲座由中文系罗成副教授主持,校内外师生百余人参与了这场思想会饮。

 

演讲部分:

 

  林少阳教授首先将章太炎称之为“晚清‘复古的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为听众提供了不一样的视角,林少阳教授认为,人们往往将新文化运动中“复古”与“反复古”的人物二分为两个对立的阵营,这种二分法具有简单化的倾向,他认为,在诸如鲁迅等新文化运动人物的身上,都是复古和现代并存的,我们不能一概论之。紧接着,林教授从“制度典章现代化”“文学复古”“建立宗教”三个角度讲述了章太炎“复古的新文化运动”主张。

 

  • 制度典章现代化

  林少阳教授从章太炎对法律制度的看法说起,章太炎曾批判当时的法律观念说:“空尊尚西方,或沾沾欲复《唐律》”,在西方法律与《唐律》受重视的潮流下,章太炎抛出了针锋相对的观点:应吸收五朝之律。章太炎举例道,在五朝律中,骑马冲进人群,需要付出严重代价,而《唐律》对这项罪名的处罚却轻得多,因为骑马的多是权贵,足以见《唐律》偏袒权贵而五朝之法更为利民平等。随后,林少阳教授谈到,在学术史、思想史的问题上,章太炎批判董仲舒以来儒学中心的学术、思想传统叙述架构,高扬更为古老的先秦诸子学,为被压抑千年的诸子学之复兴而振臂一呼,对此,林教授解释道,诸子学的复兴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汉学演化的内在逻辑,并受了日本的影响,而章太炎提倡复兴诸子学的目的是为了充分调动诸子学的哲学资源,这是与当时士人对西学吸收、融会的背景密不可分的。

 

  • 文学复古

  林少阳教授指出,在文学问题上,章太炎批判自唐宋以来的中国文学,只将韩愈视作例外,并批判骈文大盛以来偏于音律和审美的文学概念,提出了周秦以来的更为广泛的文学概念,主张“文学者,以有文学著于竹帛,故谓之文”,不过与王国维相比,章太炎未将宋元以后出现的戏曲包含在文学概念内,实有缺陷。林教授认为,章太炎的“文学复古”观念借鉴了意大利的“文学复古”the Renaissance)概念,但只是类比其“古”与“复兴”而已,本质上还是为了解决“文学的内涵是什么”问题,章太炎的广义“文学”概念一反今人源于英文literature的“文学”概念,同时,也解构了中国韵文发达的传统,在客观上为“五四”新文学做了准备。

 

  • 建立宗教

  接着,林少阳教授讲述了章太炎以佛教来重振中国宗教的主张,章太炎赞同复兴和改良佛教,并且提倡在晚清语境中建立一种重构的、广义的宗教概念去糅合诸子学资源,此举的目的在于提升士人的道德伦理水准,并通过佛教对权力的否定以及平等观念,来为革命军作道德准备。此外,林少阳教授还提到了晚清以杨文会为代表的世俗知识分子为复兴大乘佛学所做的努力,包括杨文会对禅宗的批判、对唐宋以来疏于编纂佛学经典的做法的反省,指出了杨文会对章太炎“建立宗教”构想的影响,章太炎推崇佛教中提倡“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华严、法相两宗,强调“依自不依他”的大无畏主体精神,并想以此来推动革命主体的塑造。

 

  • 章鲁合论

  在讲述完章太炎“复古的新文化运动”的诸多主张之后,林少阳教授谈到了章太炎与其学生鲁迅的共同之处,例如在文法上,鲁迅曾模仿章太炎笔调书写了在《河南》月刊发表的论文五篇,文体古涩,与鲁迅后来的文体迥异,在思想上,鲁迅也有与其老师章太炎一脉相承的地方,林少阳教授举了三个例子,首先,鲁迅受章太炎宗教观的影响,提出过“伪士当去,迷信可存”的说法,认为宗教是人民向上的表现;其次,鲁迅承袭了章太炎对国家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的看法,批判了国民主义和世界主义思潮,认为此二者皆在泯灭个体的主体性,以集体性主体消灭差异性;最后,章太炎和鲁迅共同否定了以弱肉强食为基本法则的“兽性爱国主义”,反对片面强调科学、实用、进化论的思想,主张道德、伦理才是文明的重要构成。

 

对谈部分:

 

  林岗教授在听完林少阳教授的精彩演讲后很是感慨,打趣道自己是头一回听到以章太炎为主题的讲座,林岗教授认为,章太炎正处于一个中国历史存在多种潜在可能性的时代,而章太炎为新文化选择的方向是复古,与后来“五四”新文化打倒中国传统、新文化与中国传统形成“逆接”关系的局面大为不同。林岗教授还在林少阳教授讲述章太炎、鲁迅相同点的基础上,提及了两者之间的差别,林岗教授认为,章太炎在提出新思想的同时没有摆脱自己凌驾在通俗文化之上的文化精英的自我认同,造成“五四”新生一代只看见其“古老的外衣”,没有将他的新思想发扬光大,因此章太炎“失败”了,而鲁迅甩开了文化精英的包袱,忠实于章太炎的同时也有所“背叛”,看到了新的语言方式即白话文的价值,因此鲁迅能成为文学上的不朽。同时,林岗教授也指出,我们今人作为历史的缺席者,应超越当事人的处境进行旁观,看到章太炎、鲁迅二人共同具有的革命性。

 

  彭玉平教授则从王国维与章、鲁的关系讲起,认为王国维早年是文学革命的健将,这三者身上皆具有革命性。彭教授认为,王国维曾积极吸收西方哲学、美学思想,在发现中国人只对技术而不对思想感兴趣后才转而寻找文学上的安慰,以文学表达哲学话题,王国维认识到,文学是美术中最有价值的一门艺术,文学能超越固体实物的传播产生更广泛的作用,甚至能承担宗教的功能,但王国维认为,中国缺乏能代表国民精神的大文学家,中国文学比不上西方文学,因此他便致力于文学上的革命和创新。紧接着,彭教授讲述了王国维的新文学观。王国维认为,文学的本质是有别于“争存之道”的“游戏”,文学的原质是情和景,景即人生的事实,情即对人生事实的态度,还提出了“大文学家”、“大诗人”等概念,认为大诗人可以反映一国国民的感情,“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最后,彭教授总结道,王国维对晚清到民国词坛的否定,为新诗实验开以康庄,为中国文学的变革指引了道路。

 

  林少阳教授听完两位教授的发言,感到受益良多,也作出了回应。对林岗教授的观点,林少阳教授表示了部分肯定,认为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模仿帝国主义是新文化的唯一选择,但关于语言方式与身份认同的问题,林少阳教授表示他不太认同对新文化运动的一些评价,并提出了“排他性白话文”的概念,认为新文化运动的白话文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对不赞成白话文的章太炎的评价有失公允。对彭玉平教授的观点,林少阳教授则表示“王国维是文学革命的先驱”这一看法颇有启发性,并联系起章太炎和王国维,认为两人都对“宏伟”概念有相似的追求,但与王国维相比,章太炎更有现代色彩,林少阳教授还表示,通过章、王之对比,更能发现两人的不同侧面。

 

  在提问环节中,听众们就晚清思想的来源、“复古”现象在中国历史的常见性、晚清时期是否具有独立于“五四”时期的独特性等问题,与林少阳教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互动。最后由罗成副教授总结道,晚清到“五四”之所以迷人,是因为这个时代呈现了多种可能性的空间,无论是王国维的“词”,还是章太炎的“文”,都为人们打开了一种对世界和历史的想象的可能性,无论是文学革命还是文学复古,都是殊途同归的,正如鲁迅所写的“别求新声于异邦,而其因即动于怀古”,改造旧邦恰恰是出于对这个古老文明的追念与反思,所谓复古、启蒙或革命,实则都是缠绕在一起的,是晚清到“五四”这一批仁人志士为改造民族、追求自由思想、实现独立精神而做的努力。

 

  经过两个小时的讲座,在场的众人意犹未尽,在对晚清到“五四”这一段历史的认知上又有了更多新的思考。

 

(撰文:肖炳生)

 

 

image

林少阳教授在演讲

 

 

image

 

系主任彭玉平教授为林少阳教授颁赠“名师讲坛”纪念证书

 

 

image

演讲嘉宾合影(左起:罗成副教授、林少阳教授、林岗教授、彭玉平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