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讲坛165 赵稀方教授:后殖民批评与当代中国

发布人:zhanbq 发布日期:2018-10-23

  20181018日晚上,中山大学中文系名师讲坛第165期在中山大学南校园中文堂206报告厅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赵稀方教授为中文系师生带来了一场题为“后殖民批评与当代中国”的学术演讲。中文系张均教授主持本次讲座,近200名本校和外校师生参加了本次讲座。

 

  张均教授简要介绍了赵稀方教授广泛的研究领域,其中包括港台文学研究、翻译研究与后殖民理论研究,并以其在后殖民理论方面的研究最为权威。赵稀方教授随后开始演讲,内容主要为后殖民理论的内部问题。他首先强调了当代文学理论的形成模式,即开创者先发表一篇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文章,再由各批评家的批评文章对它进行多方面的理论补充,以此为脉络展开了讲座主题。赵稀方教授认为萨义德提出的“东方主义”在当下呈现为一种话语实践、一种思维方式,是自动的知识机制。以东方主义为基础的后殖民理论被提出后,受到了来自多方的正面或负面的批评,比如印度文学理论家斯皮瓦克就从女性主义角度指出了这一理论存在的问题,当代马克思主义对它较为饱满的批评也丰富了后殖民理论。在后殖民理论的形成过程中,萨义德、斯皮瓦克、霍米·巴巴发挥了重要作用,被称为“后殖民理论三剑客”。赵稀方教授从学术观点与理论贡献等方面对他们三人逐一进行了深入简出的介绍。

 

  赵教授认为,东方主义学科与话语的基本过程可分为两个阶段:1312年,古代东方学学科形成,作为一种话语的东方主义,内容主要是对伊斯兰的负面看法。萨义德认为古代东方学家对东方存在大量的负面看法,并知识化地总结出了一些负面的词汇,这是东方主义需要批评的地方。帝国主义殖民统治形成后,东方学转变成为西方帝国主义殖民合法性的前提和理论工具,但二战后因为美国对殖民主义的主导,东方学又发生了一些变化,有关于东方学的知识已经和英法不一样。前后两个阶段的差别是前者重基督教色彩,后者更为科学化、知识化。

 

  赵教授介绍了东方主义的几个特征:一,理性、发展的西方和反常、发达的东方存在着绝对和系统的差别;二,对于东方的概括,立足于古代东方文明总比立足于现代东方现实更好;三,东方无法表达自己,只有依靠西方来表达;四,东方实际上是令人惧怕的,或者受人控制的。除此之外,他还提出中国对自身的表达还存在“自我东方化”的问题,中国文化往往会拿中国古代的文化来标识自己,从而迎合西方。在此,东方主义其实是一种话语,萨义德认为所谓“东方心性”一类的东西,都是西方人制造出来的,体现了西方对于东方的权力关系,例如西方人认为阿拉伯世界会按照西方电影中的习俗来看待自己,阿拉伯人却也以这一看法来看待自己。萨义德还认为福柯在历史性层面上比德里达好,但后期他开始强调福柯的权力思想在权力与反抗上的欠缺,表明了他在后期的思想转折。

 

  赵教授还介绍了斯皮瓦克和霍米·巴巴的理论。他认为斯皮瓦克从两个方面对萨义德的理论进行了批评补充:一是从女性主义角度补充了东方主义,以东方主义为切入点,她发现自己从事的女性主义存在着严重西方主义问题,并以克里斯蒂娃、《简爱》为例批判了西方中心主义;二是庶民说话的问题,她认为萨义德还没有真正涉及到东方的问题。霍米·巴巴则认为萨义德其实没有把东方与西方结合起来,因而没有认识到自我意识形成中他者的作用,忽视了反抗的可能性。以印度人读《圣经》为例,巴巴认为,其实印度本地人是在用本地的文化来重述《圣经》,并非完全接受,其中有变形、抵抗的成分。他强调反对二元对一,认为自我与他者是互相渗透的关系,自我对他者的模仿并不完全一致,强调“第三空间”,即他者对主体形成的作用。

 

  在梳理了后殖民主义理论的基本脉络与主要观点后,赵稀方教授结合当下的现实,谈到后殖民主义对当代中国产生深刻影响的原因与现状。他认为,全球资本主义存在已久,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一个程度,本来它只是一个西方内部的东西,现在因为全球化而向外延伸,把非西方也纳入进来,呈现了资本主义发展的一个过程。后殖民理论因此而生,它对西方和东方等级上的边界进行了分析,归纳在话语实践里。从后现代主义到后殖民主义,西方当代理论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成为某种西方对东方的文化殖民。在这里,赵稀方教授以张艺谋与莫言为例,指出张艺谋的电影创作刻意采用“漫画式”的意象,使得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变成了“走向西方”,而莫言作品“粗暴美学”的特点也无意中迎合了西方对东方的成见。在讲座最后,赵稀方教授对有关文学的翻译研究提出了一些看法,他认为,东方的文本往往只能在被翻译为优雅的维多利亚式英语后才会被西方欣赏,因此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背后其实潜藏着后殖民主义的翻译政治。这个隐性的现实传递出一个这样的信息:当代中国的文化只有变成西方的才能走向世界。

 

  学生们积极地向赵稀方教授进行提问。学生们就中西方之间真正的互相理解、民俗调研中时常出现的内部殖民主义、台湾的新殖民主义和后殖民主义之间的区分等提出了问题。赵稀方教授肯定了这些问题的专业性和重要性,并进行了详细而有启发性的回应。最后,在热烈的掌声中,张均教授代表中山大学中文系向赵稀方教授颁赠中文系“名师讲坛”证书,并宣布本次“名师讲坛”圆满结束。 (李晓晴撰)

 

 

image

赵稀方教授在演讲

 

 

image

讲座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