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文学史料建设与研究”学术研讨会在中山大学南校区顺利举行

稿件来源:中文系办公室 发布人:zhanbq 发布日期:2018-09-21

  为进一步深化和拓展中国当代文学史料建设与研究,915-17日,由中山大学中文系、中山大学当代文学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料建设与研究”学术研讨会在中山大学南校区中文堂顺利举行。来自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沈阳师范大学、西南大学、暨南大学、广州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20余所全国重点大学以及《文学评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文艺争鸣》、《河南大学学报》、《中山大学学报》等全国知名报刊的专家学者50余人出席会议。在为期三天的会议中,与会专家就各类中国当代文学史料的发掘、整理与研究、中国当代文学史料研究中出现的新领域与新方法、以及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史实化”等议题展开充分讨论。

 

  916日上午,中山大学中文系张均教授主持会议开幕式,林岗教授致欢迎辞。在对参会学者表示诚挚欢迎的同时,林岗教授简略介绍中山大学概况及本学科发展历程。紧接着由沈阳师范大学孟繁华教授主持会议主题报告,北京大学洪子诚教授和武汉大学於可训教授进行发言。洪子诚教授以其从“进攻阶级的伟大儿子”、 无产阶级诗人的“样板”、“死亡”与“复活”、多个马雅可夫斯基图像等方面研究马雅可夫斯基为例,引申到当代中外文学交流史料整理的困难与迫切等问题。於可训教授谈及近些年来文学研究特别重视史料问题,其原因有文学史编写方式由“统编”到“指编”再到“个编”的转变、有对文学史以“论”代“写”的思考、有一些老专家的勇开风气的影响等。此外,他还论述了“史”与“料”的关系,认为应用发展的、独特的关系粘合两者。

 

  研讨会第一场分为两个环节。第一环节由暨南大学宋剑华教授主持,华东师范大学陈子善教授、西南大学王本朝教授和武汉大学方长安教授发言,由华东师范大学吴敏教授进行评议。陈子善教授从当代文学史料论著的稀缺、当代文学研究如何看待新材料的出现以及从事当代文学研究需具备史料意识三个方面阐述了自己的看法。方长安教授围绕新诗传播接受研究阐述了自己的想法,他认为新诗传播接受文献浩如烟海,搜集、整理与集成是一项艰巨的心力、体力工程,科学的集成思路、方法非常重要。他据此提出文献搜集、校勘、集成可以分三步依次进行;此外,根据中国现代新诗传播接受文献存留特点和现有汇编基础,可以采用文献甄别遴选法、文献等级类分集成法、文献校勘法三种集成方法。王本朝教授也从当代文学史料研究现状出发,提出了自己的隐忧与顾虑。

 

  第二环节由《文学评论》副编审刘艳女士、中山大学刘卫国教授、西南科技大学袁洪权教授和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巫小黎教授发言,由杭州师范大学斯炎伟教授进行评议。刘艳女士结合《文学评论》近年来的文学批评文章,谈及史料、材料的支撑与批评的学理性所呈现的问题。她认为单纯史料、材料的堆砌,并不是学理性批评,没有问题意识在心,没有发现的眼光,没有文学史的眼光,史料和材料的堆积罗列,是意义不大甚至没有意义和价值的。因此,从材料与史料的基本功入手,重视学养积累,作文先做到言之有物而不是信口开河,不无裨益。刘卫国教授则从朱自清日记的学科史价值进行论述,提出朱自清日记中存在一些记载值得发掘和评述。这些记载不仅可以为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史提供新材料,而且还能引发人们对于文学批评的理论与方法思考。袁洪权教授将康濯《我对萧也牧创作思想的看法》的版本修改作为探讨对象,指出该作品在版本上呈现出明显的文字差异,这种修改行为的背后,可以为研究界反观萧也牧与康濯的复杂关系,以及共和国初期文艺界的复杂政治环境,提供最直接的证据。巫小黎教授也从自身研究经历从发论述了自己对当代文学史料建设与整理的一些看法。

 

  研讨会第二场分为两个环节。第一环节由华东师范大学陈子善教授主持,浙江大学吴秀明教授、南京大学吴俊教授、中山大学谢有顺教授发言,由中山大学林岗教授评议。吴秀明教授将近些年来“晚到启动”而又受到人们广泛关注的当代文学史料研究现状,看作是史料研究的“初级阶段”与“初级阶段”的史料研究,认为它在后进而发、取得不少成绩的同时,也存在不少问题。所以,在此情况下,研究工作在保持严谨态度和严格求真的前提下,有必要进行反思,将注意力乃至重点转向对史料研究的整体性、批判性与创造性的分析上,以期对“初级阶段”研究工作有所拓展。吴俊教授提出了当代中国正处于变局转型的时代,处此格局中的文学史料应如何研究,以及新媒体时代的史料研究应如何进行都是亟需解决的问题。谢有顺教授提出了普通作家的自我历史化问题,认为当前舆论不应把作家逼得太紧,否则会拿到一堆作家制作的“伪”史料。

 

  第二环节由延安大学惠雁冰教授、山东师范大学张丽军教授、广州大学付祥喜教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副研究员王秀涛先生发言,由暨南大学贺仲明教授评议。惠雁冰教授以《三里湾》作为审视对象,从“滞后的新变”与“率真的固守”出发,重新解读赵树理固有叙事格局的转变。他认为作品“新变”所产生的矛盾性的确是个问题,但与矛盾性并存的创作中的“不变”同样也是一个需要反思的问题。张丽军教授提出以往的文学史研究就太受制于既定的模式,21世纪中国文学史应该是增量的文学史,是打破既有审美霸权的文学史,去建构一种属于大众的、民间的、活的中国当代文学史。付祥喜教授注意到当代文学史料研究俨然成为热门课题,各家观点,对当代文学史料研究有赞有弹,可是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很多人谈论“当代文学史料研究”,首先会把它“窄化”。这一现象在当代文学史料研究中普遍存在,但并非没有焦点和核心,他从当代文学史料搜集整理、研究选题和研究方法三个方面透视分析了“窄化”现象。王秀涛先生从自身经历出发,介绍其在研究第一次全国文代会与文联的成立时所进行的资料搜集情况,谈及研究所涉及的档案整理与史实钩沉等既有理论升华也有史料支撑。

916日下午,研讨会进行第三场,由武汉大学於可训教授主持。第一环节由沈阳师范大学孟繁华教授、暨南大学宋剑华教授、武汉大学金宏宇教授、杭州师范大学斯炎伟教授发言,由《中国现代文学丛刊》副研究员吴秀涛先生评议。

 

  孟繁华教授以洪子诚、程光炜、吴俊等的研究为例,将近年来研究当代文学的一种新潮流比附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乾嘉学派’”,旨在期待当代文学研究在不断有新声新见的同时,也能不断回到“过去”,发现未被发现的“历史”,这就超越了那种学术政治或学术的意识形态,而有了构建当代文学研究合理格局的崭新意义。金宏宇教授谈及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史料批判问题时,指出现当代文学史料批判是以现当代文学的史料尤其是文献类史料作为批判的主要对象的学术话语活动,它应以朴学(或文献学)方法为核心方法,同时辅以科学方法、史学方法和文学学方法。斯炎伟教授在研讨会上介绍了其对全国第一次文代会的顶层设计及其领导机制的研究。他指出细究第一次文代会的由来及其领导机制,不仅可以让业已概念化的第一次文代会变得具体生动起来,更有助于我们打破“常识”的拘囿,对第一次文代会抱以一种“学术”眼光的审视。宋剑华教授以作家巴金作为个案分析了文学史料研究应注意的问题。

 

  第二环节由河南大学武新军教授、长沙理工大学易彬教授、美国汉密尔顿学院王卓异副教授、嘉应学院曾令存教授、衡阳师范学院赵斌教师发言,由武汉大学方长安教授评议。

 

  武新军教授以十七年文学报刊研究为例审视当代文学报刊研究现状,他发现许多十七年文学报刊研究成果,都存在着较为严重的公式化的倾向,而要想突破这种模式化的研究格局,必须具有敏锐的问题意识和严格的历史意识。易彬教授指出目前所见穆旦晚年写作图景是个人写作、时代语境和编者意愿共同融合的一种奇妙混合物。运用文献学的汇校视域细察这种复杂的状况,既可见在“1976年”这一时间节点上,作家写作与时代语境、个人境况之间的特殊关联,也能凸显当代作家文献整理过程中较易出现的一些问题。曾令存教授表述了自己对当代文学史“历史感”的相对欠缺、对许多问题的处理仍只能停留在“批评层面”状况的担忧,他也从当代文学史料的甄释与文学史编写等方面回应了这种焦虑。赵斌老师以近代文人笔记作为切入点,他认为中国近代文人日记文体的衍变与中国近代化同步,处于从传统到现代的过渡阶段,其繁盛景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日记文体的政治化、著述化、艺术化等多种因素融合、重构的结果。王卓异副教授别具洞见地将徐克电影《智取威虎山》与其本人的出身经历、社会环境等周边史料联系起来。

 

  研讨会第四场由北京大学洪子诚教授主持,第一环节由中山大学林岗教授、华南师范大学吴敏教授、中山大学胡传吉教授、广州大学李建立教授发言,由《文艺争鸣》张涛先生评议。林岗教授回应了先前讨论的作家自我历史化的问题,认为当代作家应给后来者留下可供研究的空间。吴敏教授从周扬与1920年代前后的日本左翼文化思潮、1950-1960年与日本的文化交流、1979年访日、1984年第三次访日以及他与中岛健藏的友情等方面,详细介绍了周扬与日本文化的关系。胡传吉教授谈到了自己对中国当代人文期刊文献整理与研究的一点体会,她指出当代人文期刊文献整理及数据库建设十分迫切也非常重要,它为当代文史研究提供第一手的原始材料,比透过个人论著及个人全集来研究文史,更能接近时代原貌,且有利于从整体及总体上把握历史与思潮,为此她认为应当重视文献与研究的结合,强调多元化研究对学术史的重要意义。李建立教授考察了《波动》的写作与修改过程,提出《波动》并没有经历过传播意义的“手抄”环节,称不上“手抄本”;同时,《波动》有过“手抄本”一说来自于批评家对《波动》思想主调的不满,是基于“追加式”批判进行推理的结果,后来沿用“手抄本”说法的学者则是在特殊“文化心理”的作用下参与了以讹传讹。

 

  第二环节由北京外国语大学张霖副教授、《河南大学学报》编辑谢丽女士、华南师范大学侯桂新副教授、中山大学张均教授发言,由西南大学王本朝教授评议。张霖副教授讲述了他以《说说唱唱》的创刊者和改版之前的主编和重要作者赵树理的活动为中心,厘清《说说唱唱》发展的荣衰沉浮过程,部分地展现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城市通俗文艺改造的面貌,考察新中国成立之初各派文化势力在争取文化领导权时的互动、合作与竞争。谢丽女士从学术期刊选题策划与期刊评价标准引申到自己关于当代文学史料研究的几点思考,包括研究者对于历史的认识与态度、增强问题意识,处理好史论关系、文学史的研究应与社会发展历史进程同频同振等。侯桂新副教授论述了自己通过研究作家日记对“大跃进”和大饥荒时期的记录,试图从此角度一窥作家对时代的真实观感和认识。他认为这一重要的现实在作家日记中缺席,一方面是由于在一个信息封锁的时代大部分作家无从了解在部分农村发生的这一现实,另一方面也由于作家面临记录和表达的压力,哪怕是在最为私人化的日记写作中。中国当代的作家群体能否即时、真实、全面地记录自身所处的时代,由此成为一个巨大的疑问。张均教授则以《创业史》“新人”梁生宝考论为例提出自己对“本事研究”的几点想法,除却将史料作为支撑论据的基础之外,研究还应体现理论深度。

 

  闭幕式由武汉大学金宏宇教授主持,浙江大学吴秀明教授对本次研讨会进行总结发言。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张均教授宣布,“中国当代文学史料建设与研究”研讨会圆满闭幕。(李超杰)

 

 

image

会议合影

 

image

会议现场

 

image

洪子诚先生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