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讲坛149]刘小枫先生:文艺趣味问题的历史起源

作者: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8-01-19

主 题:[名师讲坛149]刘小枫先生:文艺趣味问题的历史起源
主讲人:刘小枫教授
地 点:中文堂206室
时 间:2017-12-27 19:00
 

20171227日下午,中文系名师讲坛第149期在中文堂206报告厅举行。应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教研室主任魏朝勇教授之邀,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古典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刘小枫先生为中文系师生作了题为“文艺趣味问题的历史起源”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魏朝勇教授主持,百余位师生到场聆听并参与交流。

刘小枫教授首先介绍了本次讲座的选题由来,提出需重视目前人文学科和世界历史的密切联系。同时,他还指出近五年来世界史问题的研究热度在国内学界猛增的缘由,从而也引出本次讲座的依托文本——18世纪著名德意志学人赫尔德在1774年获柏林科学院征文奖的论文《各民族趣味兴衰的缘由》。以此来考察“趣味”问题出现的来龙去脉,揭示这一问题与普遍历史论和近代欧洲政治变迁的关系。刘小枫教授特别指出,趣味,特指文艺趣味,显然与教化有关。这篇论文也呼应了赫尔德之前的作品《又一种关于人类教化的历史哲学》。文艺趣味与教化有关尚可理解,但与历史哲学又有何关系?在《论诗艺与古代和近代各民族道德风尚的影响》中,赫尔德以世界史的眼光,将各个民族的道德风尚与诗艺的关系进行古今对比,进而引出“趣味”的历史起源问题。文学问题与世界史关怀有着密切的联系。

刘小枫教授强调,赫尔德讨论趣味,源于“人类教化”成为当时社会的热门话题。在政教秩序良好的古典时代,人们不会对教化提出质疑;只有当教化的精神基础发生了问题,才会发生全社会普遍关注教化问题的现象。公元5世纪以来,日耳曼蛮族业已经过一千年的基督教化。但后期拉丁基督教分裂,致使欧洲长期处于内战,无异于回到野蛮状态。于是,欧洲志士希望撇离基督教伦理,重新找到欧洲政教制度的基础,重建自然法的原理。由此而产生了自然状态说,并推导出公民社会学说,奠定了西方现代思想的基础。

接着,刘小枫教授追溯了“趣味”问题成为当时欧洲社会的热门话题的时间和缘由。他着重讲解了英国学人夏夫兹博里及其文集《人、风尚、意见、时代的品格》(中译本为《论人、习俗、意见、时代等的特征》)中的“共通感”问题。夏夫兹博里的观点抹掉了灵魂的差异,反对霍布斯和洛克的“理性”学说,强调人心性相通的地方和最初的人的道德感情,而“趣味”正是道德感情的标志和重要体现。同时,在写作风格上,夏夫兹博里模仿廊下派的休闲式散文文风,以此宣传其政治观点。他强调用道德感情,而不是理性来取消宗教感情。最为重要的是,夏夫兹博里的“趣味论”与“自然状态说”中的人性理解以及后来对于公民社会的理解紧密相关。

随后,刘小枫教授对比了卢梭和赫尔德对于“趣味”问题的不同观点,并以此种对比来进入对《各民族趣味兴衰的缘由》的解读。卢梭尚未受地理大发现的影响,而赫尔德已经有了“全球”眼光。在同样的时代处境中,不同心性对同一话题有着不同理解。在卢梭的语境中,教化文明和统治秩序相关。地上有三种权利:君王的权利、大众的权利、有文艺趣味的人的权利。地上的权利在于君主去教化人民,君主总乐意看到迎合人心的趣味在人民中蔓生,野蛮的人得到开化。即是说,在传统的教化中,君王对人民的生活品味有绝对的决定权,民众的趣味由君王来提供。而在君权崩塌的时代,有文艺才华的人代替了君王,为自然状态下的人民提供趣味。

在赫尔德的语境中,有文艺趣味的人被称为天才。在他这里,卢梭面临的君主和人民的教化关系消失,转而是天才与人民的教化关系。但赫尔德并未放弃从政治制度来进行教化,而是仅仅取消了君臣间的教化关系,废除君主对人民趣味的支配权,让人民的趣味自然生长,从而转向天才寻求教化。那么,天性中追求高贵和美的灵魂要如何面对与人民大众的关系?这些少数人的趣味应该跟从谁?赫尔德指出这些人的趣味应该跟从人民,与人民结合。他进一步将天才与民族和文明联系起来。天才不仅要有能力,还要与人民的生活融为一体,才能产生趣味,即道德风尚。通过分析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绝对王权国家四个时期的历史,赫尔德深入阐述其灵魂论和天才论、天才和人民之间的关系。刘小枫教授指出,赫尔德显然忘记了古希腊的灵魂差异论的关键,让灵魂本身的差异被不同民族的灵魂差异取代。

最后,刘小枫教授总结道:赫尔德所关注的问题是西方自身的问题,不是我国的问题。天才和民众的结合,就是与民族精神和生活紧密联系起来,这就要求天才的趣味向民众靠拢,从而获得内在生命力,这也导致高贵的东西丧失立足之地。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欧洲民族是年轻的,在民族分化和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强调民族性,并有着强烈的获得政治权利的冲动。我国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但也受其影响:帝制王朝国家在近代遭受西方的冲击直到最终建立共和国,无异于一个民族的重塑,这也相当于欧洲的新生,所以同样需要全民的动员,从而天才观必然与民众结合。但需要看清的是,我们只是染上西方的“传染病”,不能将其当作原生问题。因此需要对此切割对待,在应对挑战的同时保存中国传统的血脉。

魏朝勇教授在讲座后作出总结。在梳理了演讲的思想史脉络后,他对自然状态说、公民社会说、共通感等关键词做出进一步解读。在天才和人民的关系问题上,他提出,应将其置于欧洲本身的历史语境中去理解。欧洲共同体解体、现代民族国家生成后,每个国家都在寻求正当性,赫尔德这一观点的用意正是为德意志民族的话语谋求正当性。魏朝勇教授也再次强调,这是欧洲和赫尔德的问题,不是我国的问题,但同时也可用以反思我国的问题。在我国的语境中,需要慎思天才和人民的关系。最后,魏朝勇教授总结道,刘小枫教授的讲座蕴含了丰富的思想史考量和对当下极为深切的的关怀。

讲座结束后,在场师生们积极提问,刘小枫教授也进行了详细的回应。最后,在热烈的掌声中,魏朝勇教授代表中山大学中文系向刘小枫教授颁发了中文系“名师讲坛”证书,并宣布本次“名师讲坛”圆满结束。

                                         (撰稿人:谢淑)

 

1

刘小枫先生在演讲

 

2

讲座现场

 

3

交流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