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讲坛159]周宪先生:美学和艺术理论的几个转向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8-06-19

主 题:[名师讲坛159]周宪先生:美学和艺术理论的几个转向
主讲人:周宪教授
地 点:中文堂206 讲学厅
时 间:2018-06-12 19:30
 

2018612日晚七时,中文系第159期名师讲坛在中文堂206讲学厅举行。教育部长江学者、南京大学艺术学院周宪教授应邀为我系师生做了题为《美学和艺术理论的几个转向》的精彩学术演讲,并与现场师生进行了友好亲切的学术互动。本次讲座由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彭玉平教授主持,同时参与此次讲座的还有中山大学中文系的王坤教授、宋俊华教授、陈林侠教授,暨南大学的赵静蓉教授等。

  周宪教授首先简要提出了美学和艺术理论在历史上的重要性,以及现代学科分工后的理论研究的现状。随后,周教授分享了近期国际上美学和文学研究的发展趋向,包括几位学者的主张,如卡勒在《当今的文学理论》中提到的六个发展趋势:叙事学的兴起,德里达热,人与动物关系研究,生态批评,后人类,以及审美回归。除了从理论内部进行观察,周教授还分享了两个有关出版物的研究报告。《基于大学出版社艺术史书籍出版的趋势分析报告》中体现了艺术史研究的三个趋向:当代艺术研究的急剧增长、19世纪及古代艺术研究降温、对多元论的质疑使得非西方艺术研究开始减弱,西方艺术回到中心地带。而从《北美艺术史学位论文的调查报告》也归纳了三条趋势:交叉学科研究和多元方法论使用得更多、1920世纪的艺术史研究占据主导地位、把艺术运动和审美运动置于更大的背景框架中予以讨论。

  在介绍了上述西方研究者所概括的趋势后,周教授提出了自己关于趋势研究的六个问题:政治与审美的张力,跨学科研究的沛兴,跨界整合研究兴起,空间转向,艺术的跨界研究以及艺术体制研究。

  第一,政治与审美的张力。周教授简要提到了现代西方学术对传统艺术的价值观反思,以及由此延伸出的西方学术政治化的主流倾向。而一些老派的西方学者如韦勒克等人则开始质疑解构主义以来的美学政治化趋势,提出回归审美的新趋向,也就是回到新批评式的文本细读,研究文本(艺术)为什么使人感觉愉悦的审美问题。周教授指出这是一个新形式主义的趋势,在这种趋势下,“如何看待政治与审美的张力?如何平衡两种取向?”等问题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

  第二,跨学科研究的沛兴。周教授提出中文作为一门长久以来持续稳定的学科,更加需要考虑跨学科研究带来的方法和观念上的革新。在三种跨学科模式(Interdisciplinary,cross-disciplinary,transdisciplinary)中,周教授认为第一个“学科之间”的交流最重要。他介绍了两位非专业美学研究者将美学作为方法引入自己学科的研究。如大卫·哈维的地理空间研究,他的《后现代状况》体现了空间研究的审美转向,还有作为历史学家的理查德·沃林的相关研究。周教授也根据自己经验指出了跨学科的难度:容易造成每个学科各说各话的局面。他赞同的是罗兰·巴特的观点:最好的跨学科方式是在一个学者身上采用两种不同的视角。麦克·基恩的多元阐释论,韦恩·布斯的“两种视角互补论”,都是在这个维度上的有力说明。周教授举了几个自然科学在审美研究中应用的例子,指出这种交流很多时候会引发新的问题,甚至是对美学判断的颠覆。

  第三,跨界整合研究的兴起。周教授首先厘清了“跨学科”与“跨界”之间的区别。前者更多是指方法上的跨越借鉴,而后者则需要达到“打通”,要求过去各自为阵的美学与艺术理论学科、各门知识互相渗透形成整合研究。周教授还提到在艺术研究中,除了艺术家,艺术史家和艺术理论家外,社会学家、符号学家等其他学者也不可忽视。针对跨界研究,周教授列举分析了几幅画作,如毕加索的《阿维农少女》,指出其中不符合常规视点的形象或许是受到了同时代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思想影响。

  第四,空间转向。周教授提到,空间转向实际上构成了后现代理论中最重要的特点。不仅人文地理学引起了研究者们的关注,更多在地理学上的概念,如mapping(图绘)、landscape(风景)均被引入美学研究中来。而在艺术地理学中,有个非常关键的place问题。Place涉及到了现代社会中关于身份认同、民族性、流散(diaspora)现象等主要话题。在中国语境下,周教授特别提出唐诗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以及民族身份认同的问题。他认为,安德森的《想象的共同体》中关于文学塑造民族共同感的理念给予了我们启示性思路。中国语言,尤其特殊的方言系统,更为place概念增添了更多内涵。除了母语带来的认同,非母语写作问题则关涉到了“流散”的问题,当作者不得不用另一种语言写作会产生什么影响呢?除此,关于空间问题,还有中心与边缘、城市文化从何而来、文化扩散等问题域。

  第五,艺术的跨界研究。周教授提到作为音乐、诗歌、绘画、戏剧、舞蹈的分化型“艺术”是个现代概念,而艺术研究正是一个分与合的过程。随着各门艺术的分化,各自独特性与纯粹性凸显。在现代研究中,更加强调的则是比较艺术的研究,以及现代主义的艺术互动,如绘画显示的音乐般的律动性。

  第六,艺术体制研究。艺术研究的热门领域,还包括艺术史和艺术批评的体制研究、赞助人和代理人研究、博物馆与大学两种艺术史比较研究等等。这个研究领域涉及到更多与商业、金钱等相关的社会问题,关于艺术如何被商业侵蚀或者说,艺术家如何成名,如何进入这个体制等等都是其中颇有意味的话题。

  最后,周教授展望了美学和艺术理论的未来,他认为有四个特点:首先,边界开放,融合其他资源;其次,问题导向,聚焦当代性;同时,存在知识型和方法论两种研究方式的紧张,他更主张趋于方法论的研究;最后,西方与中国美学知识生产的平衡问题。面对未来的研究发展,周教授提出了自己的期望:当我们在谈西方理论的时候,不要忘记最终仍是要关注中国问题,要理解我们当下的社会。怎么把中国知识、中国经验变成普遍的东西?中国美学如何有效地影响世界文化?这是需要人们进一步思考的问题及承担的责任。

周宪教授的精彩演讲对现场师生多有启发,交流互动环节非常热烈。同学们提出了关于视觉艺术、审美资本主义、审美教育等方面的问题,周教授一一给予了耐心细致的解答。

(撰稿人:李凌莉)

 

1

讲座现场

 

2

现场提问交流

 

3

彭玉平教授(右)为周宪教授颁赠“名师讲坛”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