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前沿讲座2017(39)刘艳:定见与新意——严歌苓研究如何出新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7-05-23

主 题:学术前沿讲座2017(39)刘艳:定见与新意——严歌苓研究如何出新
主讲人:刘艳
地 点:中文堂301室
时 间:2017-05-16 19:00
 

 2017年5月16日晚七时,在中文堂301室,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刘艳老师为大家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讲座。来自中山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广州大学、华南农业大学等各高校的近百名师生济济一堂,中山大学中文系张均教授主持了讲座。作为《文学评论》副编审,刘艳老师从自己对严歌苓的研究出发,就学术研究中该怎样走出定见、写出新意进行了细致深入的讨论。

刘艳老师在讲座中首先强调了文本细读的重要性,她说自己最近发表的两篇关于严歌苓研究的论文,之所以能够得到学界普遍认可,是因为她在创作之前,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对需要讨论的相关文本进行了仔细阅读。她指出当前论文写作中普遍存在的弊端即是过多地搜集研究材料,泥陷于资料,只是简单地整合拼贴,然而缺少对文本的仔细阅读和体会。这样的论文往往只是在原作品中随性摘录一段话,然后即进行大段阐发。这种缺少个我阅读体会的论文写作显然难有成就。刘艳老师还结合自己对严歌苓小说《上海舞男》的研究,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进一步讨论。她认为,《上海舞男》的内容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描写了一个富婆包养了一个美男的故事,如此烂俗的故事,如果不对文本进行细致阅读,是很难找到什么可讨论之处,但她结合西方现代叙事学理论与自己的文本细读体验,在这个看似烂俗的叙事情节背后,发现了《上海舞男》在叙事视角和叙事结构上的重大突破。她认为,严歌苓在这部作品中成功地开启了五度空间之门,从而有效地避免了鬼魂之门、穿越之门。在讲座中,刘艳老师通过自己的研究心得,认为将西方现代叙事学理论与文本细读相结合是论文创新的一条可行之路。

为了能与在场各高校师生更好地沟通,刘艳老师在发言之后,还留出了充足的时间回答与会师生的问题,与大家进行了热烈的交流。对于该如何运用西方叙事学理论的问题,刘艳老师认为没有哪个作家会按照理论进行创作,所以直接用西方理论去套当代文学作品,就一定会出问题,因而一定要结合文本细读,“化”西方文学、哲学理论,为我所用。针对当前学生时间有限该如何挑选部分作品展开研究的问题,刘艳老师认为,研究就是要稳、准、狠,不细读文本,就无以获得新的发现,你要通过自己的文本细读去发现别人不曾发现的亮点,投机取巧的想法颇不可取。此外,刘艳老师还就严歌苓创作的影视化特征等问题进行了回答和讨论。

晚九时,主持人张均教授宣布讲座结束,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以感谢刘艳老师毫无保留地对自己十几年学术研究和学术编辑生涯经验的分享。(曹晓雪撰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