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前沿讲座2017(45)张永青教授:现象学文学批评观

发布人:中国语言文学系 发布日期:2017-11-20

主 题:学术前沿讲座2017(45)张永青教授:现象学文学批评观
主讲人:张永青教授
地 点:中文堂702室
时 间:2017-11-14 19:30
 

20171114日晚,中山大学中文系“学术前沿讲座”第45期,在中文系大楼文艺学教研室举行。

应中山大学中文系之邀,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张永青教授为我们带来一场题为“现象学文学批评观”的学术演讲。张教授围绕着“何谓现象学”以及“现象学与文学批评”这两个问题,条分缕析、抽丝剥茧般地梳理了现象学这块“硬骨头”的发生发展脉络、在中国的传播现状与影响,尤其从“意义”呈现的角度,对现象学如何运用于文学批评实践,予以高屋建瓴地把握,并结合经典作品个案进行批评实践,给予在场众多师生莫大启发,引发听众在讲座结束时积极参与讨论。

本次“学术前沿讲座”由文艺学教研室王坤教授主持。

 

何谓现象学

张教授首先以《琴诗》与《传习录》中的片段为例证,引出现象学的思维方式,进而为我们梳理现象学的发生发展脉络:从作为现象学哲学运动“肇端”的胡塞尔《逻辑研究》开始,到作为“终结”的杜夫海纳《审美经验现象学》;从最广义的现象学,到最狭义的现象学,一一列举,力求详尽。张老师从“现象学的涵盖范围”、“何谓现象”、“现象学是一种工作哲学、一种哲学方法”以及“方法论现象学的基本内容与哲学精神”几个方面出发,依据中西学者对现象学研究的不同观点与多种有趣的例证,并结合自己的研究经历,层层深入,认为现在虽然不能给现象学下一个十分明确的定义,但现象学方法体现了一种哲学的现代性,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转变,意味着一种新的哲学观念与理论视角的确立;现象学方法体现出一种新的哲学精神,是对思维经济原则的反叛和简化主义的反抗,恢复了对象自身的丰富性与完整性;现象学方法区别于近代经验主义归纳法与唯理主义演绎法,是对这两者的扬弃,达到了重新阐释的目的。

 

现象学与文学批评

对此,张教授首先介绍了英加登,他认为英加登是一个温和的文本中心论者,并认为文学的意义由三方创生:一是由作者的意向行为赋予,二是词语的组合使作品自身有意义;三是由读者来充盈作品。张教授在讲解时,还以艾柯对《红与黑》中于连开枪情节的三种阐释为例,指出批评阐释要在文本之内、保持可控。 

张教授还介绍了日内瓦学派及其内部的三重划分,重点关注该学派批评家乔治﹒布莱及其代表作《批评意识》的主要观点:批评家既是主体又是见证人;重新发现作者的“我思”,这是批评的首要任务;一切批评都首先是,从根本上也是一种对意识的批评。张教授还仔细分析了日内瓦学派内部对主题批评的不同理解及其与朗松派在批评观念上的差异。最后,张教授着重分析了杜夫海纳代表作之一《美学与哲学》中的《文学批评与现象学》:杜夫海纳认为作为方法的现象学,能够为文学批评带来一些重要而具体的启发。张教授梳理了杜夫海纳的论证思路:杜夫海纳从现象学的口号“回到事情本身”切入,由这个口号进而具体到文学批评实践,回到作品本身。

讲座结束时,针对同学们的提问,张教授就现象学问题与大家展开交流和讨论,并具体回答了“现象学对中国当代文论的构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这一问题:从大学文学理论教材的选用方面来看,现象学文论作为方法,已有部分被借用到中国当代文论之中。

(吕仕伟 撰稿)

 

1